老大盧逸膽子真的好大啊!




這麼高,看了心臟都快停了!

S KY 紐西蘭

 

到紐西蘭除了綠色之外,你一定很難抵擋SKY 的吸引力。

   從號稱南半球最高的大樓奧克蘭的地標 SKY TOWER 開始,在這裡可以見識到紐西蘭人對空中活動的一股狂熱。走過巴黎鐵塔、東京鐵塔、台灣的東帝士大樓……,就是沒有見過從超高大樓跳樓的活動。

   爲了讓孩子見識到奧克蘭最重要的景點,也看看對於高空一直有一股迷戀的紐西蘭人,如何在天空築城、築夢,於是找了一天特地買了票上樓參觀。

對我這個有懼高症的人而言,這種活動我向來就沒有高度興趣,但是每一次總是抱著旣來之,也去試一試的心理。膽小又懼高的我,通常一坐上快速電梯,兩腳就不聽使喚開始發軟,尤其心臟很難承受迅速移動的變化,蹦蹦蹦的跳個不停,耳朵則因為壓力的關係,出現耳鳴,必須趕緊吞嚥口水,才覺得好過。接著是電梯不斷的上升離地,相對的也讓人備感威脅,雖然總是選擇背對著透明玻璃,可是奇怪的是,為何還是清晰的感受到往上衝,一股寒意也不自主的竄入。我也知道所有的安全措施都非常完備,但是心中恐懼依舊不斷漲高,直逼到喉頭間令人覺得難受萬分。趕緊閉上雙眼,然後在心裡咒罵自己:真是花錢找罪受!

    雖然只是待在電梯只是區區幾秒鐘,但是於我而言,光是這樣就很是折騰了,所以很難想像有人興致勃勃在上面192m高的塔上,嘗試紐西蘭最高的高空跳(SKY JUMP)。

那一天我們恰巧躬逢其盛,在頂樓參觀完觀景台,往樓下Café  Shop 一坐,沒多久就看到偌大的透明窗外,一個 韓國 小姐順著鐵桿從天而降,可以想像從那麼高的地方,重力加速度,一個正常人如何承受這樣的速度啊!可是就在我這句話還沒想完,小姐的人影早不見了。

天哪!看到這又讓我想起唸師專一年級時參加「虎嘯戰鬥營」的事。那個軍營素以傘兵訓練聞名,想當然耳,十天的活動中,一定包含這一項。他們當然不會要我們真的從飛機上跳傘下來,但是光爬上那個我也忘了多高的高塔,順著繩索滑下山谷,就讓我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一直到現在都還清楚的記得那時的畫面:剛開始一直不想爬上去,帶領我們的大哥哥連哄帶騙的把我騙上去,說好只是上去,不必跳下。結果一到那兒,當我從單薄的高塔往下望去,嚇得雙腿發軟時,他們卻毀約不再通融,孤立無援的我,只好心一橫,硬著頭皮哭著跳下去,當時眼淚在山谷間飛散開來,整個人好像失去知覺,不再呼吸,不趕動彈,於是已經準備跟這個世界告別……,結果很快的到了山下,全組學員的掌聲將我喚醒,才知道暫時又活回來啦!

    唉!一樣是人,為什麼別人能有這樣的膽量,而我卻連看著都會發暈,而且心臟加速呢?

    如果以為在奧克蘭市區只有這項活動,你就太小看紐西蘭人了!在SKY  TOWER這棟建築物旁,還有一項驚險又刺激的活動─ Bungy Jump,就在大街旁每天總是有人想登高,挑戰自己的極限。假日到city 活動完等公車時,正好看過兩次,聽當地人說,除了好玩、刺激之外,像彈簧一樣彈上去之後,可以將奧克蘭的美景盡收眼底。不過對後者我有點懷疑,因為每次只要一彈上去,坐在上面的人無助的叫喊著,悽厲的叫聲隨著彈跳椅在空中回盪好久。依我猜,當人處在恐懼狀態下,眼睛應該是緊閉不敢打開的吧!這樣還能看到什麼呢?台灣旅行團的旅遊行程,把這個活動翻譯成『笨豬跳』,剛開始怎麼也想像不到為什麼要這麼說,等到看完整個過程之後,我不得不佩服翻譯的人,翻得太傳神啦!

    儘管在繁忙的大都市中,紐西蘭人依然不放棄對戶外生活的追求,可以想像,走出市區,一定有更多的高空活動在向藝高膽大的人招手。沒錯!毫無污染又極其原始自然的紐西蘭,就像一個沒有防備又輕柔的大地之母,總是展開他寬闊的臂彎,讓所有的遊子投入她暖暖的懷抱,感受原始的脈動,體會天地間最震撼人心的感動。因此走到哪兒,都能享受「SKY」的樂趣。

 

羅托魯瓦(ROTORUA)的『SKY LINE  SKY RIDES

   空中纜車永遠是山林間旅遊的最佳拍檔。在紐西蘭北島最負盛名的觀光勝地─羅托魯瓦ROTORUA),你可以好好的品味這項老少咸宜的旅遊項目。我去年剛坐完日本箱根的空中纜車,今年又在地球的另一邊嘗試不同風貌的纜車之旅,的確很有意思。

    這裡的纜車重點並不是觀看林相或山勢,因為平緩的山坡就像是凹禿有致的綠地毯,一點都不驚險,但是一路到農哥塔哈(Mt.Ngongotataha)山頂,沿途可以眺望遠處一大片一大片濃密的森林,可以俯瞰寧靜清新的羅托魯瓦湖,當然整個羅托魯瓦也將沒入眼底,緩緩上升沒有急速的落差,不必心驚膽跳,在這裡可以悠閒平和的沉浸在天空中。

    體驗了這樣舒緩的活動,紐西蘭人還要你經驗從山間坐滑板車的絕妙感受。

這種如雪橇的三輪滑板車(luge),只需要用雙手操控,一往身體拉近,就會停止,算是好玩又安全的遊樂設施,大約八歲以上的孩子就能獨自駕駛。貼心的他們,安排了三種車道讓你挑選,最基本的坡道,就能讓你享受在山林間呼嘯或急速俯衝的快感,許多年輕人或喜歡刺激的人,在這裡幾乎不煞車飆得好痛快!當車子開始行經樹林,空氣中瀰漫著香甜冰涼的冬日氣息,耳邊則不時回盪著放鬆後的笑聲,這樣貼近森林的感覺,這樣恣意不拘的心境,從SKY 延續到寬廣地面上,不曾間斷。

我的老大跟我非常不一樣,我總是懼高,但她總喜歡往高處跑,所以在這回的旅遊中,她坐完了滑板車,接著又去玩Sky Swing

    對於有這樣膽大的女兒,我總是持著欣賞鼓勵的態度,因為那是我做不到的。當她和home stay 的大哥哥一起坐上搖籃椅,準備起飛時,我們幾個隨行的人開始緊張,尤其是我,整個心又開始揪在一起,撲通撲通不斷加速,彷彿坐上去的是我。當工作人員開始操作時,整個搖籃已被架在至少有十層樓高的空中並且往後拉高,看來就像一座大巨人玩的盪鞦韆一樣,又高又恐怖!

坐在一旁的大哥哥一直問她:會不會怕?會不會後悔?真的可以嗎?結果小姑娘她都是一副「老神在在」「誰怕誰呀」的樣子,沒哼一聲!倒是她那天生沒膽又怕死的老媽,嚇得魂都沒了,不斷往空中叫著:好高,好可怕啊!

    其實並不是每個上去都不害怕的,在我們之前的三個老外,就在搖籃椅往上往後拉高時,竟然在上面滯留了好長一段時間,動也不動,只見三人中有一人看到自己距離地面那麼遙遠時,不禁害怕的哭起來了,不斷大喊著「 I give upI give up 」另外一個負責拉繩讓搖籃以往前盪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空中不斷協調。

   即使是大哥哥手一拉,啟動搖藍椅的那一刻,女兒也沒叫,哇!真是

「歹竹出好筍」,朋友這麼戲謔。一下來,我倉皇迫切的問她:妳一定嚇死了,對不對?(我覺得此刻自己比較像是剛坐完Sky Swing 的人) 只見她微微一笑,優雅的說:還好啦!沒什麼嘛!下一次,我還要嘗試更高的。 這可真是驗證了一句話:不怕高的人,怎麼高怎麼愛,懼高的人就是離地面一吋也嫌高!

    酷愛戶外活動的紐西蘭人,不但往戶外發展,也不斷挑戰高空,山之顛海之涯,總有新奇又刺激的高空活動,不斷挑戰你的膽識。例如:在景色如詩如畫的懷卡托河(Waikato river)也有一處高空彈跳場地(Bungy Jump─笨豬跳),在絕妙的峭壁上一躍而下,很酷吧!

    對於高空活動我並不那麼感興趣,可是我總是好奇設計這些活動的紐西蘭人,真個是什麼樣的米養出什麼樣的人啊!對於從小就在觸目所及都是自然原始光的國度裡生存的紐西蘭人,從出娘胎張開雙眼後看到的都是引人入勝的美景,鎮日耳濡目染,難怪能造就胸懷大度的子民,培養出豪氣萬千的氣勢。這樣的生命歷程,是紐西蘭人一直擁有且不經意流露出來的,而無與倫比的奇妙景致更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兩者合一,紐西蘭人企圖帶領所有到這個國度的旅行者,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欣賞這個南半球最美的國家,於是從地面衝上雲霄,再從空中重返大地,只要你願意,膽子也夠大,戶外活動者的天堂─紐西蘭,一定能讓你帶走不同於地面的旅行回憶。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