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到PuPuKe Lake(湖區)餵完鴨子和天鵝,我們又轉到 Takapuna 的海邊。奧克蘭靠海,素有「帆船之都」的美譽,所以到海邊並不難。今天雖不是艷陽高照的好天氣,不過老天算是發了慈悲,微微的寒風,不算太冷,半掩半遮顯得羞澀的陽光,輕灑肩頭,這天有著另外一種不同於夏日的海邊風情。

    一下車,Home mother就拿出今天的午餐,土司夾果醬、白煮蛋、當地有名的scone(起司麵包)以及橘子、香蕉,擺在野餐桌上,準備用餐。

    要到紐西蘭之前,已經了解一般西方國家他們的午餐習慣,跟我們相當不同,看了我們要準備吃的食物,我想很多台灣人,尤其老一輩的,一定覺得不可思議。基本上我也是非常「台灣胃」的,在家時,從不把麵包當作主食,更別說是當午餐。可是人很奇怪,心境改變,頭腦也會隨之轉換,看到眼前這麼迷人的海景,其實兩腳早就想從斜坡草地縱身跳入柔軟的沙灘,好好的走它幾遍了。也許因為如此,所以根本不在乎要裝到肚子的是什麼。

    說真的我們已經夠幸福了,這回住在台灣家庭,Home mother又是一個廚藝精湛的好主婦,所以吃了幾餐之後,孩子已經鄭重宣布她比我煮的還好。其實在台灣,我也難得下廚,總是吃外面那幾樣,早吃膩了。唉!真是時空錯置,竟然在這裡吃到好吃的中國菜。孩子對於這樣的午餐甘之如飴,一點都不抱怨,適應得很好,因為他們知道只有午餐將就些,其它早晚兩餐吃得可好呢!

    簡單又快速在翠綠的草地餐桌解決了午餐,迫不及待就往海灘走去。今天剛好漲潮,所以沙灘的寬度並不大,但是綿延至少三公里的海岸線,已經夠我漫步其間,好好的享受了。

    屬於沙岸的海岸地形,除了跟墾丁一樣的細軟的黃沙之外,還有滿是貝殼碎裂的貝殼沙地,雙腳採在上頭,時而是嘎嘎的聲響,時而是沙沙的音韻,配合著浪濤起伏上岸的節奏,「沙、沙、嘩、嘩……」,這時的我成了天地的演奏者,恣意譜著我要的音樂,不受拘束。玩著玩著,腦子裡突然浮現素人音樂家馬修連恩,在大自然尋求音樂元素的作為。可以揣想當時他心靈淨空與天地合而為一時的感動,身為一個現代人,要能去除外在的羈絆,全心融入那樣的意境,需要的不只是勇氣,更難的是智慧吧!

    我是一個智慧不夠,勇氣不足的十足都市人,但從小在鄉下農村成長的經驗,讓身上竄流的血液中,還殘留了一些對自然野性的記憶,所以不如一些智者全心投入,只能督促自己在僅有的機會中努力把握,好好的、細細的品味這得來不易的寧靜。

    午後的兩點鐘,整個海灘只有三三兩兩的人,有人特地來運動,也有人像我一樣,運動放在其次,主要是來散步、冥想、思考。短短的兩個月,對我而言,是這輩子最自在的一段時光,因為此時此刻我不需要聽到任何有關過往的一切,也不必是先生的太太,爸媽的女兒,婆婆的媳婦,學生的老師,脫離了這些繁複的角色,我重新做自己,旅行、紀錄、閱讀、思考,好不快活!

「媽媽!你來看我撿的貝殼啦!」女兒清朗稚嫩的嗓音,從另一頭緩緩飄向耳際,打斷了我的思緒。哈!我唯一沒有也無法卸下的職務,就是「媽媽」 這個角色,不過這些孩子未成年前本來就是我的責任,所以我開玩笑的和朋友說:為了要兼顧責任和夢想,我只好帶著『責任』到紐西蘭實現我自己的『夢想』。在這裡每天有人打理三餐,所以我不必費神整理家裡。孩子少了才藝的學習,我又少了接接送送的工作。而且等到這裡開學,他們開始上學後,一整天的時間,可以任我隨心所欲的運用,這就是我的夢想啊!

    不知道是因為天候還是地形的關係,這裡的海邊硬是少了鹹濕味和粘答答的不舒適,所以我來來回回走了兩趟,看海、看天、看遠處。孩子們則是走兩步就被腳下繽紛五彩的彩色貝殼,吸引住而動彈不得。看到這個說好漂亮,另外一手又拿著更精彩的,細看這些小東西,只能讚嘆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 難怪孩子迷死囉!

    在這兒另外的一種享受是欣賞沿著海岸建造的大別墅,所有紐西蘭的房子都有一個特色,那就是非常重視採光,所以偌大的玻璃窗是一定必備的,在這兒更不用說了,大面大面的落地窗,簡直要將整個海洋給攬了進去,晨昏伴著無邊的海洋,聽著浪濤訴說千年的古韻,好吧!讓我們一起猜猜會是什麼樣幸福的人住在裡頭呢?

    Anyway,是誰住理面,對我而言都不重要,要緊的是,這樣一次難得的海灘漫步,我將好好珍藏,細細回味所有今天的思考。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宥瑄
  • 那邊的貝殼很多而且很漂亮
    各種顏色的都有
    唉~
    現在回想起來
    好想再飛去紐西蘭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