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這心為何靜默的忍受煎熬。

她是為了那不曾要求、

不曾知曉、不曾記得的小小需求。

女人,你在料理家務的時候,

你的手腳歌唱著,

宛如山澗溪流歌唱著從卵石中流過。


節錄自泰戈爾的詩句


跑出框框外的現代媽咪

常常有機會演講,但對於親子相關議題的講座,除了閱讀寫作之外的,我總是敬謝不敏,特別是親子教養部分,因為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成功的媽媽,而且,講述這類的議題,最可怕的後遺症就是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所有的人肯定拿著放大鏡,甚至是照妖鏡,又是放大又是鉅細靡遺的檢驗,你真的是如此完美無缺嗎?

不知道別人這麼偉大是不是要很辛苦,至少對我而言,是!要做個讓人稱頌,評價極高的偉大媽媽,實在覺得委屈,因此,我當然是沒什麼興趣的!

我從來沒想過要當什麼偉大的媽媽,就如同我打從心底就排斥當個會得「師鐸獎」的老師,先鄭重聲明,我不是看不起這個獎,而是我生性粗枝大葉,不按牌理出牌,若要把自己框在一個框框裡,就會喪失我最珍貴的原創力,同理,每次選模範生時,我都向落選者說:「恭喜啊!沒有被關在框框裡,你的世界無限寬廣呀!」

 

喔!聖母瑪麗亞

唐朝詩人孟郊的「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這樣的情形,偶爾也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通常我都能賴就賴,能閃就閃,不是縫得差強人意,就是花錢請改衣服的代勞,更詭異的是,我縫這些東西的時候,頭上完全沒有一般媽媽所言,頭上會出現光圈之類的天使光環,據她們描述:「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正在從事一件前所未有的偉大工程,就跟教堂裡的聖母瑪莉亞很像啦!」其實,我也是有啦!也是感覺自己像瑪莉亞,不過是指菲律賓外傭的瑪莉亞。
之所以沒有光環,一定是我的心裡總不斷
OS:「唉!怎麼這麼麻煩啊!做這件事很笨耶!要不要乾脆再去買一件新的啊!或者,請人代工呢?」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要懲罰我的疏懶,很不幸的,三個女兒都愛跳舞,一直到今天老二、老三都還持續,一年到頭有許多上台表演或是比賽的機會,舞衣常常要修改或添加一些叮叮咚咚、bling  bling 的裝飾品,每回要發回來請家長幫忙縫製,輪到我家小姐時,舞蹈班跟我非常熟識的老師們,都會很識趣而且很大聲的說〈注意!是很大聲的唷!〉:「盧家的,拿回來,不要拿回家,我們會請 × 媽媽〈櫃台阿姨〉幫忙,回家請你們家盧辣媽拿錢來贖回就行了!」老師不是看不起我唷,是她們很慈悲而且很體貼,因為實在是我的技術太爛,再加上我幾乎不到舞蹈社探班,都讓孩子自己發展〈名為自立自強,實則自生自滅〉,也因此常常搞不清楚狀況,或故意投機取巧,自做主張把困難的A縫成簡單的B,把複雜的C改成白癡的D之類的慘況發生,為了不要造成不堪收拾的局面,經過幾次的教訓後,總結,最好的辦法就是,一開始就千萬不要讓盧辣媽那些東西。

 

媽咪的夢想VS 孩子的世界

當了媽咪,我從來沒有放棄夢想,也許很多人要問:這兩者之間,難道不衝突嗎?

 

教書第七年,我請了育嬰假2年,服務的對象是老大。不過,我得誠實,當時請這個假,主要目的並非為了照顧她,而是因為我想充電,想再回學校進修,第二個目的才是體驗全職媽咪的感覺。為了平衡兩者,於是我請褓母幫我每個星期帶兩天,讓我去上課、旁聽一些音樂相關課程。

 

喜歡教書生涯中能有停下來休息的我,教書第二次請假,歪打誤撞成立了體制外的「閱讀寫作工作坊」,原來以為會乖乖在家相夫教子,當個賢妻良母,沒想到竟邁向人生另一個更大的挑戰。為了發展課程,為了實現體制外的夢想,為了讓這個工作室能站得穩,走得長遠,甚至連原來可以洗手做點羹湯的時間都被占用,家庭的工作幾乎被迫簡化,能省則省,能代勞的則請人代勞。我把每天最精華的時間花在與課程搏鬥,或是教別人的孩子閱讀與寫作,而彼時,我那三個在小學一、三、五年級的女兒們,都得自食其力,或是相互依偎取暖,那個在外教書很神的老媽,回到家早已累到癱!

很清楚記得,有一次,老二拿了月考考卷回來,數學、社會都是七十幾分,中年級就已經考成這樣的成績,那不是她該有的表現,我知道,是我,失職了,自己當老師,很清楚數學的觀念需要徹底理解,這個乖小孩,不是不認真,是真的沒有得到好的教學,而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與精力陪她,在她需要我的時候,我缺席了。

請接下集: 跑出框框外的現代媽咪【二】
http://www.wretch.cc/blog/readyouandme/12482899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