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西堡森林步道,孩子歡喜入鏡



「鎮西堡森林步道」逍遙行
幾年來家族都選在外頭過年,今年亦不例外,不過地點是去年底因大車禍聲名大噪的新竹縣尖石鄉素有黑暗部落之稱的「司馬庫斯」。

第一天落角處是「司馬庫斯」部落對面山頭「斯馬庫斯」的鎮西堡,斯斯真的有兩種,一是「〝司〞馬庫斯」,一是「〝斯〞馬庫斯」,都是泰雅部落,後者稱「新光部落」大家會清楚些。


話說,一早大人就領著孩子們上山(鎮西堡森林步道)享受森林浴,沿途自然芬多精迅速侵入五臟六腑,洗滌一整年俗世塵垢,原始林木的迷人風姿更讓人心曠神怡,流連忘返,過年期間山下紛擾煩躁之際,能拋卻紅塵,倘佯在山嵐與綠樹懷抱,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過年方式呢?更叫人驚奇的是,許是除夕團圓日,寧靜的山巒竟無一人,整座大山只有我們輕鬆緩步的蹤跡,和著鳥語與孩子朗朗笑聲,這美麗的時光已非「幸福」二字可言。












要命的迷路驚魂記
時至近午回程之際,由小姑的先生帶路要回民宿,一個閃神錯過蜿蜒分岔,搞不清楚來時路,後頭車只管傻傻地跟著,沒有人知道步步走向下坡且更窄小之小徑。猛然一驚,全無迴轉處,我要老公緊急煞車先停住,小姑那台車依然勇往直前,待小姑丈發現為時已晚,我趕去通知小叔別再下來時,只聽得亂草與樹木交錯的峭崖底下,傳來小姑一家人緊張的聲音,混雜著水流聲,不時傳來一聲聲指揮車子,如何不摔下河谷的驚恐,此刻,我只能蹲坐斜坡處,一方看著小叔吃力調轉車回頭,一方豎著耳朵聽著小姑他們家的進度,而我們家的正好在兩車中間的轉彎處候著。

一來一往聽到他們已脫離險境,準備要往回走,沒有通訊的山區(只有中華電信偶而可以通話),我只能扯著喉嚨回到最原始的呼喊:「你們走錯了趕快回頭!」

我要小叔家先回頭,準備在不遠的幾戶原住民住處等待即可。
 

差點命喪峭崖

以為危機解除,我好整以暇在斜坡轉彎處等著上車。就在我家車子爬坡一霎那,差點把我給嚇昏,窄窄的小徑泥土混著石子路,而且還有一條深溝,正巧將輪子陷入,此刻前輪竟像「脫軸」的輪子,也就是說,前輪沒有任何著力點,不似正常的滾動,無法上去,想當然耳,車子必定往後滑落,而車子的左邊就是不見底的懸崖。千鈞一髮,老公只好踩煞車且入P檔,先把車子停住再說。當下雖然覺得奇怪,卻不覺得會嚴重到怎麼樣。

趕緊叫兩個女兒下車,心想至少先減低後座重量,當時還找了石頭頂住後輪,不要往下滑動,沒想到再試也沒有更好,灰塵高高揚起,沒有心情躲避,鼻尖同時傳來陣陣燒焦的塑膠惡臭味,心頭慢慢籠罩不祥陰影。

後頭緊跟而來的小姑一家人,開始加入解救危機的軍團。平時嘴尖舌利,看似冰雪聰明的我,緊要關頭還是不忘表現,招呼眾人,「大家一起來幫忙推車」,這麼蠢的主意也虧得我想得出來,想也知道,車子站不穩,人也好不到哪裡,小石子滾動的路面,加上車子的重量,我們是標準的「螳臂擋車」,起不了作用也就罷,另一邊是峭崖,這要是被車甩下去,真是要冤死了。

不死心的小姑丈,硬是想再度試試,將車先往後退之後,藝高人膽大的他,就在已經窄小的路徑,竟然還左彎右拐,想找著力點,極力阻止的小姑還有我們嚇得尖叫連連,揪著的心就像被用力擰乾的毛巾,這時,眾人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人活著最重要啊!車子不算什麼啦!這要是摔下去‧‧‧」。小姑丈至少試了五次,卻徒勞無功,我完全能感覺我的車子深覺力不從心的掙扎,前右輪總是卡在同一個點上不去,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如何是好的除了車子,還有天人交戰的我。前幾次是老公試著突圍,接著是小姑的老公不信邪的想再拚拚看,彼時心跳不聽指揮的急遽加速,腦中烏雲陣陣的陰影揮之不去,不管是誰摔了下去,這…,喔!不敢再想,太可怕了!

不能坐以待斃,眾人開始出主意

一向鬼點子最多的翔翔:「水可以增加摩擦力,應該灑些水設法把那些小灰塵除掉…」

「可是水太多會滑…」老二瑗瑗回應

「我覺得應該改變路面」我看著路面凹凸不平,心裡急著,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因為沒有工具,拿了石頭就開始敲。沒有更好的辦法,也不管是不是對,眾人紛紛加入我的行列,結果很不幸,老三盧楓方彎下腰開始敲第一下,就被我的石頭擊中手指,人一走衰運,好像什麼倒楣事就會接踵而來。

只見她的指端有一小圈烏黑的積血,皮要破不破,痛得她眼淚當場在眼眶打轉,她非常識大體當下完全不敢嚷嚷,只嚅嚅的喚著:「我要水,要洗一洗,好痛!」我有無限心疼及歉意,卻更憂心車子上不去的「大」事,匆忙道了聲對不起,瞥見田埂邊一瓶棄置的飲料瓶裝著水,聞了聞,確定沒有異味,打開瓶蓋就直接往她的手指沖洗。

小姑接著撿起了路旁的竹子,要老公充當鏟子,一起「刨土」。

老人都是一群苦幹實幹的老實人,孩子可不是。翔翔終於站對一個點,用手機和小叔通上話了,一通話趕緊向他們求救,看看原住民朋友有沒有什麼辦法?我當下已經開始想著,「只好請拖吊車啦!可是,這大過年的,哪裡找車找人?更何況還是距離新竹市開車至少四個小時的地方?」

沒多久,遠遠的就看見一個原住民朋友,騎了一台很古早的野狼機車,瘦小的車身已被黑黑的油垢包裹著,我的小叔就坐在他的後坐,前座還有一個留著鼻涕的小弟弟。

既不是想像中的大車來拉車,連個可以剷土的鏟子也沒有,還帶著一個小弟弟,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至少我心裡是失望透頂,「是來看熱鬧嗎?」正想著,他老兄笑嘻嘻地問:「是前輪空轉吼?上不來,常常有的啦!你們的就是二輪傳動的嘛!前輪不動,後輪就沒辦法動啊!這一定上不去的嘛!那就給它倒過來,『八股』(Back)上去就行了嘛!」耳邊傳來親切的原住民語調,更棒的是他一副看多了沒什麼的口氣,慢慢的讓我們浮現了一絲希望。可是,「八股上去,後輪往上開」我還真沒聽過耶?不過想想也真是有道理,往後倒退開車,前輪動了後輪也會動,自然就有力氣上坡去啊!

說完,他開始走下坡準備開車。「你會開車嗎?」小姑睜著大眼擔心的問。

「我不會開車捏!只會開二十噸的啦!」這緊要關頭,他輕鬆調皮的回答,沖淡了先前緊繃到讓人窒息的氣氛,也讓我們笑開來了。

他本來是要直接回到下面轉彎處倒車,但是看我們對「八股上去」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他只好試著往前再開一次給我們看,「看!不行吧!一定要八股上去的啦!」

接著神蹟發生,他輕輕鬆鬆真的用車屁股往前的方式,倒退「嚕」了上來,接著是小姑丈也用同樣的方式上了斜坡。之前我還擔心並請求他,「你要不要也幫我的小姑先生開他那部車?」「不用的啦!你要相信他可以的!」他笑著回答我。

耶!耶!耶!絕處逢生,沒想到這個年,竟然過得這麼驚險刺激,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大人小孩都見證了一幕「偉大又感人」的課程,一個原住民救了陷入困境的一大家族,而,他用的僅僅只是「八股」,不能往前,就轉過來,往後!

哇哇哇!太經典了,當場把所有的都市人都好生上了一課,什麼是優越,什麼是文明,什麼是知識,在這緊要關頭,生活其實只是「體驗與經驗」。

後來聽小嬸描述跟他們求救的過程,個個大剌剌卻又不失幽默的關心,盡現原民山中智慧及赤子之心,一幕幕讓我們念茲在茲,感激之外更加敬佩與讚嘆。


已經笑得出來,當然是因為危機完全解除,忍不住要跟救命恩人來個合照。
先前讓我們喪膽的陡坡,當時沒心情照相起來,好可惜!


恩人住的部落,其實也只有幾戶人家。


樸實的臉龐,卻藏著無盡的生活智慧,還有一顆慈悲善良的心。

雖然經歷了這生命交關的波折,走入山林靜靜與山野對話依然是我的最愛,特別是帶著都市孩子周旋在樹林間,這假期肯定成為家族最重要的情感印記。

僅用我虔誠及真摯的愛與祝福,感恩天地間的慈悲,感謝原住民熱情的接待,當然,還有大自然生機綠意無盡賜與。

「司馬庫斯」--一個值得造訪的山地部落,有興趣訊息在此:http://www.smangus.org/



家族大合照











教堂玄關用小米做的愛心圖案



司馬庫斯的學校,是族人一磚一瓦蓋起來的。
此乃屬對面山頭新光國小的分班。以往要到新光國小就讀,光一趟路走到新光國小就要3.5小時(泰雅族的腳程),
現在終於可以在自己的部落讀書上學。


教室迴廊


教室前庭



教室側面


教室裡面。
學生一共12人,分布在四個年級。





接下來是司馬庫斯最令人讚嘆的森林步道--神木群


出發囉!




孤單的櫻花,風中挺立著。




蓊蓊鬱鬱的竹林,一路伴隨著旅人。


老人也來照張像留念


愛死這竹林步道了!


看樹看水,聽風聽幸福。


老公的愛與包容馴服了我的驕縱與銳氣。
他總是我背後最強的依靠與支柱。


如果你懂什麼是幸福,就能讀懂我的此刻。






這一大落的綠啊!喚作永生永世



後記:第三天中午因為往司馬庫斯部落交通管制,中午1點左右就得下山,

所以並沒有走到神木群。但那不重要,重點是,在山的國度,怎麼走都能讓心靈平安平靜。



櫻花盛開,我們相約在司馬庫斯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平安就是福
    讀完文章 真是替溫老師一家 捏把冷汗

    佳里的好朋友們 祝福盧家一家老小 新的一年 平平安安
  • ej
  • 看了我也想去
  • 屠志忠
  • (人-ω-)。o.゚。*・★Good Night★・*。゚o。(-ω-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