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經過昨一整天走過西雅圖,兩腿已經身經百戰,幾乎投降,不過顯然時差不因身體疲累完全調整,索性在未眠的夜,就著窗外樹影婆娑下月光奮筆疾書,抒發〝十八〞母女情。

「媽咪,我在銀行領錢、換錢時,突然覺得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唷,以前是妳帶著我,現在卻是妳看著我跟行員交涉;餐廳吃完飯我掏錢買單付帳;幫你買票教你如何搭公車;告訴你哪裡好玩,有趣;叮嚀妳需要注意什麼事情…」母女走在西雅圖市區,微涼清爽的陽光下,盧逸有感而發。

 「是啊?女兒,你才18歲,我真的就這樣靠你了,妳說,我這媽有多幸福啊!」我抱著她無限滿足。

 為了去溫哥華,兩次進銀行領錢、換錢,坐在接待室,親切的工作人員都過來問我,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而我,就是笑著謝謝說,我在等我女兒。

 還記得她是襁褓中那個天使般的寶貝,也無法忘記,一時大意,一歲多時因為走路常跌倒,方診斷出晴天霹靂的噩耗「先天性髖關節脫臼」(俗稱長短腿)

醫生宣布他不採開刀,並以物理治療方式,第一關得先將她的腿(屁股)跟身體折成90度,然後把腿綁起來「吊」在病床上方,讓髖關節處拉鬆後,準備上石膏固定。

 一個一歲半的孩子被固定在病床動彈不得,痛苦指數已破表,更何況還是把雙腳都吊在半空中,淒厲的哭叫聲混著病房的冰冷,每一聲都像無比尖韌的刀鋒,毫無防備的刺進我的心,無助的我,只能強忍著悲痛與自責,不斷安撫失控的女兒,卑微不安的不斷去詢問到底何時方休?

醫生擔心我們配合度不敢明講,只說大約兩三天即可,真正實施之後,方知曉至少要八天。聽完,我的心跟女兒的腳一樣懸在空中,到底要不要繼續療程?如果不做半途而廢,那之後呢?女兒的腳是一輩子的大事,這又是專業醫生的決定,可是,做為一個媽媽,我怎麼讓她忘記吶喊?

女兒的哭叫聲夾雜控訴:「不要綁,不要痛痛,我要腳腳下來,媽咪媽咪,我不要痛痛…」。

痛苦中女兒睡了又醒,然後是慢慢接受命運的擺弄,然,看著她的乖巧,我掙扎的心卻潰不成堤,壓抑多時的悲傷情緒一股腦兒宣洩開來。我手握著公用話筒,顧不得旁人異樣眼光,跟在台南工作的先生哭訴,我受不了,我再也撐不下去,我的心怎麼會這麼痛?為什麼?

 是我的媽媽,盧逸的外婆,冷靜堅強的安慰著已經方寸大亂的我,彼時,我終於知道何謂「母愛」,透過椎心的痛楚與冶煉,女人,妳終將成為堅不可摧的堡壘。

 之後的開刀房進進出出,打石膏、穿支架、回診,成了盧逸的童年記憶。每每看著稚嫩的雙腳,因為電鋸劃傷的腳痕,總有說不出的傷痛與苦澀,新手媽咪的自責與不安,也成了日後教養女兒,決定解放生命自由度的重要來源。

 悠悠晃晃轉眼18年,那個因為打石膏整整將近一年無法自由活動,石膏之後,每晚得穿著支架入眠的夜的小女孩,已經大到得以獨當一面,當年的每個夜晚我是如何安睡的呢?而可愛乖巧的小女孩,又是如何成眼前俐落貼心又能幹的小女人的?時光啊?妳到底施了什麼魔法?

一路仿彿我還在叨念著:「妳不要再迷糊喔!忘東忘西的,我都快擔心死了!」而今,我的迷糊,她只是輕輕「唉!」一聲長嘆,然後不計前嫌的拉著我的手,要我跟著她,跟著她堅定的腳步,帶著我去看世界。

 一整天,除了西雅圖市區行走旅遊,最多的就是母女談心,談過去、未來,心意交會時刻,彼此感恩,天地之大,只覺此刻的幸福,最是迷人難忘。

 若有來生,我多期待老天爺讓我再續此段母女情,我保證「頂精」些,不再迷糊大意,不會讓女兒受苦,美麗動人的時光啊,妳會再回來嗎?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