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新疆,如果沒能騎上馬,肯定是讓人遺憾的!而我所謂的騎馬,可不是讓馬主人牽著馬,我坐在馬上,像一般遊客一樣悠悠哉哉的慢慢走著。我的想法是既然已經到了大草原上,總該讓馬兒跑跑吧!每每思及那些擅於騎射的遊牧民「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豪情壯志 ,以及威風凜凜的馬上英姿,就幻想著,渴望著,乘風飛翔駕馭駿馬,馳騁在綠草如茵的大草原上。而今,我就在這裡,豈能讓機會溜過?


朋友知道我的想望, 到新疆的第二天,開了車帶了她的小孩和我, 就往南山牧場開去。這是距離新疆首府 -- 烏魯木齊不遠的休閒之處,山下那兒有一大片的草原,還有寧靜的湖,千古以來靜靜守候著映照著山的容顏。

許多的哈薩克族因應遊客的需求,提供馬匹供遊客騎乘, 也算是另一種收入 。這些人稱「馬背上的民族」,個個身形矯健俐落,長時間與陽光為伍的環境,臉上盡是日照的斑斑痕跡。

已然商業化的騎馬環境,跟想像中與單純的牧者不期而遇的狀況相去甚遠,但是,旅行就是一連串的掙扎與妥協,許多期待中的事情不見得會如期發生,但是,更多沒有料到的事情總是一一蹦出。


牽著朋友女兒稚嫩的小手,我們往大草原直奔而去,我的朋友腳受傷只能遠遠的看著我們騎馬去。


 


一小時50人民幣,是當地的交易價格,不過後來碰到當地人,他直斥這些哈薩克族的黑心,因為他只付了20元。

每回發現自己上當的當下,我都會像一隻受驚的烏龜,把頭埋進深深的沙裡頭,療傷止痛嗎?嗯,不是,是不想面對現實,不想承認聰明如我,竟也會被騙。我一直喜歡選擇相信別人,不想花腦筋揣測或是花精神殺價,於是受騙上當總是在我身上不斷上演,不過,雖然如此,為了不想壞了興致,甩甩頭,又會很阿Q的告訴自己,就當作日行一善,反正,這樣的損失也不至於讓我一窮二白,山窮水盡啊!


營業的幾乎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上了一個帥哥的馬,當然除了因為人長得帥,主要還是他的那一匹毛色發亮,雙眼炯炯有神,日照下顯得特別英挺勁拔。

想歸想,原來他們也是跟計程車行一樣要排班的,好說歹說,就是不能壞了行規,所以,我只好遷就另一匹馬囉!



 

雖然不是第一次騎馬,不過在這麼遼闊無邊的大草原卻是頭一遭。

因為朋友的女兒--美美只有6歲,於是我們一起騎一匹馬。先把美美推送上馬後,我也迅速拉著馬鞍,一鼓作氣往上蹬,順利跨上了馬背。


剛開始,馬主人也不清楚我們的能耐,加上我身旁還坐著小孩,他也就好整以暇慢慢的牽著馬。沒多久,我還想慢慢享受,草原微風輕拂臉頰的那一股愜意與自在,耳邊已經響起美美嬌嗔的聲音:「阿姨,我們可不可以讓馬兒跑呢?這樣好無趣啊!」





馬兒還沒開始跑呢!

 


 


「喔!好吧!」我其實有點擔心這馬兒要是一跑,美美會不會飛出去呀!


「阿姨,讓我來拉繩,我要叫馬兒再跑快些!」美美的聲音在馬兒跑動時,興奮的響著。

此刻的我,卻已經僵在馬背上,臉色發青不敢動彈,只見我發著抖回答:「美美,慢一點慢一點,好可怕啊!我覺得我快要飛出去啦!」

「阿姨,您別怕,很好玩的.....」

第一次坐在跑動的馬上,我是驚聲尖叫,花容失色,就差點兒沒哭出來了,心裡嘀咕著,怎麼跟想像中神態自若的騎士差那麼遠啊!尤其,看似像綠色地毯的大草原,竟然也不是那麼平坦,緩起緩落的斜坡,小丘上的石子路,加上身體緊繃腦袋打結,兩手已完失去操控能力,要叫馬兒向左向右的繮繩也都不聽使喚了。

倒是美美,人小卻膽大,果然是新疆的孩子,天生血液裡彷彿留著大漠兒女的豪邁與奔放,她可是第一次上馬呢,竟然比我還驍勇善騎,讓我真是羞愧死了,前頭還跟她媽媽直說我會保護她,看來,我真是錯判情勢太高估自己了。


馬兒跑了一陣之後,我趕緊向美美求饒,拜託小姑娘讓我休息順便收收驚。

這時,一個也在騎馬的遊客靠了過來,看我驚魂未定,加上我的尖叫聲引起他的注意,他好心的開始指導我如何駕馭馬兒,並且要美美過去他的馬匹上,讓我自己單獨學習。

為回報他的好心,我不疑有他,就讓美美上了他的馬兒。

「你第一次騎馬吧!記得不要一手死抓著馬鞍,放輕鬆,兩手拉著繮繩.....」

我非常專注的聽了他的技巧指導以及示範,然後試著照做。

他呢?帶著美美一溜煙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嗄?他是誰啊?天哪!我也不知道耶!」回神後,我才驚覺,我竟然這麼大意,就讓他把美美給帶走?

慌亂中不斷思索著他的長相,瘦瘦的,長得不高,糟了!還有呢?臉型?

我剛才忙著注意怎麼操控我這隻不聽話的馬,他的臉?臉長怎樣啊?

星期日的遊客如織,茫茫人海中,加上幅員如此遼闊,商家只管時間到你就回來交錢,至於顧客要跑到哪裡,是不管你的!

猛一抬頭,才又發現怎麼眼前何時冒出一座高處樹林啊?

他會把美美帶去樹林?然後.....

腦子裡一團混亂,所有在台灣拐騙兒童或性侵的畫面竟然在眼前一一閃過。

「完了!怎麼向朋友交代?」我的驚嚇程度已更甚於剛剛快從馬上飛出時。

「要不要這會兒先去跟朋友講?」

「啊!不要,她一定會嚇死的!」





 


左右為難,孤立無援,只能放手一搏了!

忘了恐懼,忘了先前的生澀,我只求快快往遠處奔去!

「要讓馬兒快跑就要...,你要馬兒往左,繮繩就要用力往左拉....」心裡不斷覆誦著方法,一面想辦法讓自己冷靜。可憐的馬兒,從來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吧!一個台灣來的熟女,好奇的想要享受草原奔馳的樂趣,可是腦筋卻老跟手腳唱反調 ,不是左右不分,就是跑也不對,走了又被打屁股, 搞得牠已經「馬」格分裂,「這臺灣小姐到底想幹什麼啊?」


 


為了趕緊追上那位先生,我只好試了又試,雙腳是蹬了又蹬,夾了又夾,就是希望馬兒能帶著我向前奔去。

在原地繞了幾圈之後,我慢慢摸出了竅門,深呼吸,不急不怕不再沒頭沒腦亂扯繮繩,只見,馬兒好像跟我開始建立了默契般,「哇!太好了,終於往前跑了!」我在心裡大聲驚呼著。

「好刺激啊!好恐怖啊!」順著馬的躍動,我盡量壓低身子,不要讓屁股死貼在馬背上,而且盡可能配合一上一下的律動,免得飛出去。不一會兒,已經走進了樹林下的哈薩克人的帳篷邊。




 



我讓馬兒慢了下來,也讓浮動的心情暫時先緩下。

已經過了半小時了,美美到底到哪裡去了啊?真把我給急死了!

「朋友還不知道她女兒不在我身邊,這要是知道後,我們之間會多尷尬啊?」

一心雖然想著最壞的狀況,卻又期盼老天爺可憐我,原諒我,能有奇蹟出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就在我四處張望,不見人影的當下,遠遠的,終於傳來爽朗的笑聲與呼喚聲。

「阿姨,我們在這兒呢!」這小姑娘的叫喚聲,軟不溜丟的北京腔,此刻簡直是天籟,如此純稚如此動人。

「你們去哪裡啊?害我都找不到?美美妳.....」

最後一句本想問:「美美,叔叔有沒有對妳怎樣?」話到嘴邊,趕緊收了回來閉上嘴巴。

「我們剛才去樹林,以為妳會跟上來的,那裡可以看到一些小動物唷!」奇怪,難道我的臉上有寫字,不然他怎麼知道我想問?

「對啊!樹林裡好好玩喔!有看到....」美美像隻快樂的小麻雀,嘰嘰喳喳補充著。

「怎麼樣?看妳能夠騎到這裡,技術應該步囉!接下來可要跟緊我,我再教妳幾招。」人家他還關心著我的騎術,而我卻懷疑他是變態狂有戀童癖。

看到美美平安無事,我懸著的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這會兒,說什麼我都死死跟緊他啦!

知道我是個生手,他刻意慢了下來,又是口頭指導又是直接示範,我努力的想要照單全收,無奈,終究敵不過身體的緊張與對馬兒的生疏,加上資質駑鈍進步實在有限,感覺很愧對陌生先生的熱誠指導。


術業有專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原來想快速學會駕馭馬匹,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不過,因為陌生人的介入,上演了一段「美美失蹤記」,我竟在短時間內克服了心理障礙,而且,愛上了騎馬,這,難道是天意?


其實,我的內心對那位先生是感到十分愧疚的,這麼幾年因為詐騙集團的猖獗,已經讓我們的人際信任下降至前所未有的冰點,就連我這麼沒神經的人,也會開始疑神疑鬼,不再相信好心人,是,我真的有問題?還是我們的社會病了?




一小時剩下不到10分鐘之際,我非常禮貌又略帶羞愧的謝了我的馬術啓蒙老師,此時,我才注意這位先生的言行舉止,其實是很紳士的。

「阿姨,怎不讓馬兒跑了呢?你在想甚麼呀?」接回美美之後,我只想迎著微風好好讓馬兒載著我,不是不愛馬兒跑了,只是,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緒。


基於對少數民族哈薩克人的尊重,我選擇信任,不想討價還價,最終,我卻是被坑了30元。

對於漢人我們一向認為是聰明的,所以相對心機重城府也深,因此,當那位好心的先生一帶走美美,我簡直不知所措,所有惡毒的畫面傾巢而出,可是,最終,卻是我誤解了!


這是一個人的旅行,我是該卸下心防還是疑心重重?我得慢慢思索調整。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佑竹
  • 上上星期去上輔導課
    一直沒有時間
    還積了好多文章~
    趕緊看一看
    溫老師終於從新疆回來了!!
    好久沒看到老師
    雖然"貴為"國中生了
    但還是依舊懷念著六乙啊!
    PS:要是我遇到也真以為小孩子被有"戀童癖"的怪叔叔拐走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