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恭喜你沒考上!?

說這話有嚴重矯情的成分,甚至,讓許多沒考好的家長、孩子不領情,因為,考不上心中理想的學校,那種痛,沒有身歷其境的人,怎能理解?怎忍心此時在旁邊說這些風涼話?

的確,要寫這篇文章,我好掙扎!因為,不管考上還是沒考上心目中理想學校的孩子,我都想祝福,都想在他們準備踏上人生另一階段的前夕,說些我心裡的話。可是,會不會成了「風涼話」?

今年,是我在南大附小教的第一屆高年級的孩子,以及我自己的老二參加基測考試的一年,我的心中,有著無數複雜的心情糾葛著。因為,這一屆的孩子對我來講很特別,我曾經先是擔任他們低年級的級任,升至高年級,我又破天荒的接了級任,所以,我認識的孩子很多。

這幾天,高中第一次基測成績申請入學已經放榜,有幾個孩子很高興的與我分享上榜的喜悅。知道我班第一階段已經有10個上榜,我當然不免俗跟著這些孩子一起感到驕傲,很興奮他們的努力,得到了應有的獎賞,就我所知他們的成就得來一點都不僥倖。

可是,就是有人沒考好,也或者,本來就沒信心考好,沒能力考好,這陣子,肯定不好過!所有人都只圍繞著這個議題發揮,這些落榜的孩子,應該會希望一覺醒來,一切都過去了,一切可以被遺忘,重新開始,重新定位。

 

是的,我其實希望一切都當成一場夢,完成初階段夢想的人,醒來不再眷戀著美夢;被夢想拒絕於門外的孩子,快快重整裝備,迎接未來,忘了昨夜的夢靨。

升學主義下的國中歲月,是個奇怪荒誕的時光,所有的人都被綁架了,都失去了腦袋自主的能力,好吧!既然無力反抗,絕大多數的人都被迫過著集體意識不清的日子,總之,也都過去了,所有的人都應該高興,終於解脫了。你終於奪回自己的主導權,接下來,你可以選擇,你也應該自己做決定。

準備好為自己計畫、承擔什麼了嗎?

別再人云亦云,一窩蜂想著讀普通高中,若真想讀職校或專科,就去吧!想當年,若非我堅持不念高中,等一年後重考師專,今天很可能我就不是站在講台上意氣風發的溫老師。

別再推託閃躲,藉口家人要你做什麼選擇,你應該充分準備,勇敢說出你到底想要什麼?不要什麼?

 

 落榜,還能說得讓人心服口服,振奮人心的,莫過於張曉風老師的一篇文章:「不朽的失眠 - -  寫給沒考好的考生」,這是我的恩師吳英長老師,當年跟我們上課的材料,這一屆考基測的孩子,我也曾經在五年級班上導讀這篇文章。

也許,您就是那位考場失意的考生,也許您身旁也有這麼一位失意的考生,就送篇文章給 自己/ 吧!

 

不朽的失眠---寫給沒考好的考生

作者:曉風(摘自中國時報84.7.10

(這是民國84年的報紙文章,當年7/8 7/9 是高中聯考,大家還記得嗎?)

 

我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榜紙那麼大那麼長,然而,就是沒有我的名字。啊!竟單單容不下我的名字「張繼」那兩個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筆一劃寫在榜單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我的感覺裏,考不上,更是天下皆知,這件事,令我羞慚沮喪。

    離開京城吧!議好了價,我踏上小舟。本來預期的情節不是這樣的,本來也許有插花遊街、馬蹄輕疾的風流,有衣錦還鄉袍笏加身的榮耀。然而,寒窗十年,雖有我的懸刺股,瓊林宴上,卻並沒有我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風。

江楓如火,在岸上舉著冷冷的爝焰,這天黃昏,船,來到了蘇州。但,這美麗的古城,對我張繼而言,也無非是另一個觸動愁情的地方。

    如果說白天有什麼該做的事,對一個讀書人而言,就是讀書吧!夜晚呢?夜晚該睡覺以便養足精神第二天再讀。然而,今夜是一個憂傷的夜晚。今夜,在異鄉,在江畔,在秋冷雁高的季節,容許一個落魄的士子放肆他的憂傷。江水,可以無限度的收納古往今來一切不順遂之人的淚水。

    這樣的夜晚,殘酷的坐著,親自聽自己的心正被什麼東西囓食而一分一分消失的聲音。並且眼睜睜地看自己的生命如勁風中的殘燈,所有的力氣都花在抗拒,油快盡了,微火每一剎那都可能熄滅。然而,可恨的是,終其一生,它都不曾華美燦爛過啊!

江水睡了,船睡了,船家睡了,岸上的人也睡了。唯有我,張繼,夜愈深,愈清醒,清醒如敗葉落餘的枯樹,似樑燕飛去的空巢。

起先,是睡眠排拒了我(也罷,這半生,不是處處遭排拒嗎?)而後,是我在賭氣,好,無眠就無眠,長夜獨醒,就乾脆徹底來為自己驗傷,有何不可?

月亮西斜了,一副意興闌珊的樣子。有鳥啼,粗嗄嘶啞,是烏鴉。那月亮被牠一聲聲叫得更黯淡了。江岸上,想已霜結千草。夜空裏,星子亦如清霜,一粒粒冷絕悽絕。

在鬢角在眉梢,我感覺,似乎也森然生涼,那陰陰不懷好意的涼氣啊,正等待凝成早秋的霜花,來貼綴我慘綠的少年容顏。

江上漁火二三,他們在幹什麼?在捕魚吧?或者,蝦?他們也會有撒空網的時候嗎?世路艱辛啊!即使瀟灑的捕魚人,也不免投身在風波裡?

    然而,能辛苦工作,也是一項幸福呢!今夜,月自光其光,霜自冷其冷,安眠的人在安眠,工作的人去工作。只有我張繼,是天不管地不收的一個,是既沒有權利去工作,也沒福氣去睡眠的一個……。

鐘聲響了,這奇怪的深夜的寒山寺鐘聲。一般寺廟,都是暮鼓晨鐘,寒山寺卻敲「夜半鐘」,用以警世。鐘聲貼著水面傳來,在別人,那聲音只是睡夢中模糊的襯底音樂。在我,卻一記一記都撞擊在心坎上,正中要害。鐘聲那麼美麗,但鐘自己到底是痛還是不痛呢?

既然無眠,我推枕而起,摸黑寫下「楓橋夜泊」四字。然後,就把其餘二十八個字照抄下來。我說「照抄」,是因為那二十八個字在他心底已像白牆上的黑字一樣分明凸顯。

月 落烏 啼 霜 滿 天

江 楓漁 火 對 愁 眠

姑 蘇城 外 寒 山 寺

夜 半鐘 聲 到 客 船

 

感謝上蒼,如果沒有落第的張繼,詩的歷史上便少了一首好詩,我們的某一種心情,就沒有人來為我們一語道破。

   一千二百年過了,那張長長的榜單上(就是張繼擠不進去的那紙金榜)曾經出現過的狀元是誰?哈!誰管他是誰?真正被記得的名字是「落第者張繼」。有人會記得那一屆狀元披紅遊街的盛景嗎?不!我們只記得秋夜的客船上那個失意的人,以及他那場不朽的失眠。(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nicky
  • 溫老師
    您的文章字體 可以放大些 要不讀完以後 眼睛還滿吃力的

    nicky
  • 是這一篇的字體嗎?還是很早以前的呢?
    我用大約14號標楷字,不過一po上來,好像就變小了。
    我下次試試更大一號的字,謝囉!

    溫美玉老師 於 2011/06/25 14:11 回覆

  • 映青
  • 老師好!這篇文章老師也讓我們讀過呢!
    當時好像還是寫在親師交流道上呢!
    當時才五年級,還不會分辨文章的好壞
    現在再來看這篇文章,真的是一篇好棒的文章!
    謝謝老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