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 × 偷寫數習!」正在派數學習作的功課時,○○像發現新大陸般興奮的報告,一時間打斷了我的話,停了下來,不只○○,所有的孩子等著看溫老師會怎麼處理,此刻瞄了× ×一眼,突如其來的被告狀,她正如坐針氈,像隻待宰的羔羊,心裡七上八下吧!此刻我在心裡盤算了一下,有多少時間可以處理?應該如何反應?隨便呼嚨過去,還是趁機建立寫作業的標準?或是當作空氣不予理會?幾秒鐘之後,決定剛好課程也告一段落,何不把握這個機會,一起談談「告狀」這個課題呢?

    當過老師的人都知道,學生告狀的確是個惱人的問題,就像蒼蠅在你頭上嗡嗡嗡黏著你不放,叫人心煩不舒服。孩子到了高年級告狀的機會減少,一方面有更好玩的事情,另一方面也能判斷,有些事不必向老師報告,不過像誰沒有認真掃地,誰又沒寫作業,上科任哪個又被老師處罰…,這類的事情還是屢見不鮮,不曉得每個老師的反應是什麼,不過應該多數時間都是選擇點頭,意思就是知道,但是也不會有後續動作;或是頂多當場叫過來,耳提面命、曉以大義;當然也有老師覺得煩不勝煩,乾脆要學生別再煩老師,不准告狀!不准告狀,選擇掩耳盜鈴,就能天下太平嗎?不可否認,有時候告狀竟是很重要的,一味阻止孩子閉嘴,大事發生前的徵兆都錯過,後來追究,絕大多數是老師不願聽孩子的告狀,總認為那些都是孩子無聊的攻擊。

    該怎麼判斷哪些該報告,哪些是其實私下告知對方就可以了?先來看看告狀者的心態吧!我以開放問卷的方式,問了全班:「在你告狀時,其實你只是希望對方受到處罰的,請舉手!」沒料到我會這麼問,許多孩子面面相覷,似乎從未想過這樣,等了幾秒鐘,慢慢舉手的人開始增加,幾乎是全班了。一點也沒出乎我的意料,從這個結果來看,果然我們都還蠻壞心,總喜歡看別人的熱鬧啊!接著,我再度問道:「你是真心希望可以幫助對方,或是改善整個班的風氣,讓全班變得更具競爭力的,請舉手!」這次舉手的也有,但是不多。    這麼一問,可以感覺,孩子已經知道對於告狀,我到底在想什麼了!沒錯,我並不想叫孩子不要告狀,因為不切實際,我們不是常責怪孩子:「為什麼全班都沒有人來告訴老師這件事呢?」或是「為什麼你明明看見,卻不來報告?」…。

    有了共識,我要孩子繼續回想,從懂事以來,有哪些告狀或被告狀的經驗呢?告狀的時候,曾經心存善念,不為私利,真的是希望對方改善嗎?反過來說,你被告狀的時候,你心裡的感受 如何?很高興他提醒你?還是恨得牙癢癢的,巴不得告你狀的人,嘴巴當場爛掉?

    這麼看來,告狀不但沒有具體的建設,還有負面的殺傷力呢!難怪被告狀的一方,總是怒氣沖天,斜眼瞪著口沫橫飛沾沾自喜的告狀人,這樣的場景在我們的家裡或是教育場所總是周而復始,一再上演,從來沒有停止過,仔細想來,這時兩方都是受傷的,誰也沒有在這一個事件中獲利,不是嗎?

    如何有智慧的介入化解,成了當老師很重要的一課。當下要做決定,的確不容易,很多時候我們可能錯判情勢,只聽片面之詞,火氣上來,不分青紅皂白就開罵,誤會了當事人,也讓告狀者嚐到甜頭,變相鼓勵、助長不良風氣,這對師生間的信任關係可是一大殺傷,孩子不察,我們不能責怪 ,然而,當班級領航者的老師,可就不能卸責,兩手一攤說:「我也沒輒啊!」。

    到底要不要告別人的狀,看來標準是慈悲與智慧,不是教條與原則

 

   以下是孩子寫的每日心情小語對這件事的回應:

 

 威彥 / 98.10.08

   今天老師提到了「告狀」這個問題,我捫心自問,的確有時候是想看到被我告的人被罵,因為他的行為我無法忍受,所以很衝動的就跟老師講,我承認當時我的確有著這種心態,但是,有一半的告狀,我是為了班上的利益,而不是私人恩怨,但是他們似乎很不領情,可是我是真的想把這個班級水準給提高,不得已就去告狀,希望這些平常表現還有待加強的同學,感謝去跟老師告狀的人,有了他們,你才會知道自己的缺點,也才能加以改進,所謂忠言逆耳,良藥苦口,通常對你好的話都讓你反感,反而是稱讚你的話,你才會欣然接受,可是你確定你要這樣的朋友嗎?

 

 
佳禕的心情小語



行雲的心情小語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佑竹
  • 到了高年級的確要判斷這件事是否值得拿去煩老師呢!
  • 晏慈
  • 當老師真的需要很多的耐心
  • 威彥
  • 其實讓老師偶爾煩一煩也好
    說不定能發洩生活中的情緒呦
  • 嘻嘻!
    我的心情小語耶!
  • 佳禕
  • 對不起上一篇是我留的!
    老師的辛苦!我們都看見了!
  • 宥瑄
  • 唉呀呀~
    當老師真是辛苦的要命
    光是要和學生解釋
    "可以告狀"的標準
    就讓人傷透腦筋囉!
  • 晟甫
  • 咦?我怎麼沒有聽到啊!
    是最後一節ㄇ?
  • 對呀!剛好你請假的那一節課啦!現在看文章補課唷!

    溫美玉老師 於 2009/10/13 20:14 回覆

  • wei
  • 哈!哈!我還以為只有低年級才會這樣呢…原來高年級也是這樣^^。通常在我忙得不可
    開交時,白目小孩要是一直來告狀的話,我雖然有回答:「聽到了」,但是似乎不太管
    用,還要加上手勢,再比我的耳朵,再說一次:「我聽到了…」,他才會相信我真的聽
    到了。如果不是立刻性的問題(受傷、打架),多利用生活課時一並處理,告知孩子老師
    處理的準則是什麼。曾有一年,遇到一個非常愛告狀的小男生,簡直比監視器還厲害,
    從教室內還可以監控到教室外的情景,他自己一堆事沒有做完,還有空管別人,所以其
    人緣可想而知。後來使出一招「告狀受理處」,只要是上述非立即性的問題,一律要問
    過輪值同學才可以來告狀(沒辦法,下課還要盯訂正的作業本),結果,這位老大哥被同
    學退了好幾次狀紙後,有一回我聽到他原本又來要告狀時,他就自言自語的說:「算
    了,還是別去了,同學一定會說這很無聊!」旁邊的人一聽,就回答他:「是哦!你終
    於發現了」。後來,還給他一個任務,每天中午午餐時間,要說兩件同學的好事,情形
    就好很多了。
  • 宣文
  • 嗯 老師說的沒錯,果然我們都還蠻壞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