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搶到麥克風了!哈哈,劉肥,你輸了!

鷸蚌相爭 KUSO

六乙 甘恆恩 

這天,河蚌穿著綠色襯衫,白色短跑褲,想出來曬曬太陽,順便和太陽公公打招呼。最近因為有莫拉克颱風,所以牠一直躲在家裡不敢出來,幸好颱風已經離開了,要不然它早就在水裡悶死了!牠順著樹葉緩緩爬了上來,來到了一塊舒服的草坪,墨鏡一戴,地墊一撲,便躺下來享受。這時遠方突然出現了水鳥呆呆和鷸鳥笨笨,他們往池塘飛來。

「喂!呆呆,你今天想捕些什麼好料?」笨笨問

「抓三條肥魚來烤,再加個青菜海草,做沙西米!」呆呆舔了舔嘴巴說。

「我想抓四條魚和一個河蚌,魚要兩大兩小,大的煎來吃,小的魚和河蚌煮成湯,味道應該不錯!」笨笨滿口口水的說。

    很快的,他們來到了池塘,並尋找美食。大約過了十分鐘,眼明手快的笨笨已經抓到三條肥滋滋,滑溜溜的胖魚,來到岸邊,生起火,開始烤魚。很快的,呆呆也上岸了,手中還捧者兩條肥魚和兩條小魚。他生起火,找了兩根木頭插兩旁,在上面放了塊石頭煎魚。笨笨煮好之後,開始享受烤魚和沙西米,但笨笨還缺了一個河蚌,無法煮湯,就在這時,他剛好看到了一個河蚌懶洋洋的躺在地上曬日光浴,他撲了過去並咬住了牠的肉,河蚌一陣劇痛,反應快速,立刻把殼合了起來,卻夾住了笨笨的嘴巴。

「放開!你是我今天的午餐!」笨笨大叫

「憑什麼?」河蚌生氣的說

「就憑我長得比你帥!」笨笨說

「胡說!我可是屬一屬二的美男子」河蚌抗議的說

「那我屬一你屬二,我贏了,快放開,我肚子在抗議了!」笨笨越講越生氣

「笑話!你有幾個女朋友?」河蚌神氣的說

「我、、、!」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大老遠有人在呼喊,原來是水鳥笨笨和螃蟹公公。

「你們在做什麼啊!」水鳥笨笨說

「他不放開我!」他們兩同時大喊

「喂~~~別吵啦,我們舉辦一場比賽,分為三場1潛水2棒球3摔角,誰只要贏兩場,就能吃對方或命令對方做事,你們說好不好?」螃蟹公公慢條斯里的說。

「贊成!贊成」鷸和蚌也同意。

「好!螃蟹公公當裁判,而我則去請觀眾。」水鳥拍拍翅膀飛走了。

很快的,大家都來了,有雀鳥、啄木鳥、獨角仙公公、蝴蝶阿姨、瓢蟲先生、螳螂叔叔和彈塗魚小姐。大家一就定位,比賽便隆重豋場了,叮叮!

「首先第一場比賽是『潛水』,請兩位選手在叮叮兩聲後跳入水中,在水中不能攻擊對方,潛最久的就是勝利者。」螃蟹公公說

「好!預備備!預備!叮叮!碰!go!」槍響,只見兩名選手都跳入水中,當然,鳥不會潛水,過了5秒鐘,呆呆便輸了。

    第二場是棒球,雙方打得非常激烈,9局下半,1515,兩出局,壘上無人,23壞滿球數,河蚌投出了快速曲球,時速達到145英里,只見呆呆鷸鳥用力一揮,碰!再見全壘打,全場歡聲雷動,大家拿著加油棒大喊:「安打,安打!全壘打!」「安打,安打!全壘打!」。最終,呆呆以1615獲勝,目前戰況是一比一,誰能贏得這場比賽呢?就得看誰的摔角強了!

    中場休息後,真正經典的比賽開鑼啦!

「這場比賽是摔角,現在戰況是11,誰只要贏了這場賽事,就等於贏了這場系列比賽!」裁判說

「好!預備!叮叮!碰!go!」裁判一說完,雙方立刻撲向對方,河蚌衝過去咬住了呆呆鷸鳥的嘴,雙方打成一片,誰也不讓誰。

「加油!加油!加油!」台下的觀眾此起比若的喊著,這時老遠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原來是個穿著藍襯衫,帶著斗笠的老漁翁。

「有人來了!快逃!」裁判大叫,大家一聽到有人來,立刻慌張的四處逃竄,最後,只剩下打成一團的鷸和蚌。

「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你還不是得死,你就投降讓我煮湯吧!」鷸鳥呆呆說。

「今天我不打開嘴巴讓你離開,明天我也不打開嘴巴讓你離開,你也別想活著,哈哈哈!」蚌也毫不留情的反擊。

   這時,魚夫已經走來了,看到蚌和鷸打在一塊,立刻衝了過去,把它們抓回家。一路上,漁夫快樂的唱著歌:

「我來自破舊的小屋,是超級大帥哥,我遠去河邊抓河蚌,和肥美的鷸鳥,我今天實在太幸運,晚餐有了著落,我吃著肥美的鷸鳥,配著美味的河蚌,噢!蘇珊娜,妳莫為我哭泣,我來自破舊的小屋,是超級大帥哥。噢!蘇珊娜,妳莫為我哭泣,我來自破舊的小屋,是個超級大帥哥。」

    唱著~唱著~來到了、、、。     下集再續、、、!

                                             鷸蚌相爭(KUSO版)

                                                      六乙  劉天宇

    有一個很大的河蚌從河裡爬上來,到岸邊來休息,牠看到天氣風和日麗、陽光普照,就把蚌殼打開來準備要做日光浴曬曬太陽,因為在河裡太久全身都快發霉了,誰知道才剛打開蚌殼,防曬油都還沒抹好,就有一個黑影「咻─!」的一聲從天而降,把河蚌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原來是一隻骨瘦如柴、營養不良的鷸鳥,這隻鷸鳥眼露凶光、垂涎三尺看著河蚌肥滋滋的肉,牠不懷好意的靠近河蚌說:「河蚌啊!要不要老子幫你抹防曬油,要不然太陽這麼大,等一下就變成河蚌乾了?」河蚌說:「你不要靠近俺,誰不知道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眼。」鷸鳥接著說一句:「冤枉啊!老子只是經過這裡,看到好朋友才飛下來,想和你打招呼問好一下。」河蚌也接著回一句:「現在招呼打過了,你可以閃了吧!」鷸鳥一時詞窮不知道還能想到什麼理由讓自己繼續留在河蚌身邊。

    就在鷸鳥絞盡腦汁時,忽然河蚌大叫一聲,鷸鳥急忙問河蚌說:「河蚌兄你怎麼了?」河蚌說:「啊!有飛碟飛過去。」

河蚌想要欺騙鷸鳥,然後趁機逃走,誰知道鷸鳥沒有受騙,反而識破河蚌的計謀,這時河蚌拔腿就跑,鷸鳥緊追在後,鷸鳥「鳥」高腿長很快就追上河蚌,就再鷸鳥正想一口把河蚌吃下去時,河蚌把蚌殼合了起來,要保護自己的生命,正好把鷸鳥的嘴巴給夾住,這下子,雙方僵持不下,鷸鳥說:

「要是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河岸上就有一個蚌的屍體啦!哈哈…!」河蚌說:「要是今天不放你走,明天也不放你走,你也死定了,嘿嘿…!」河蚌和鷸鳥誰也不讓誰,這時,正好漁夫經過,就把牠們一起捉走了。



鷸蚌相爭   Kuso

六乙 羅映青

一大早,太陽高高掛,就像個火球一般,又圓又亮;這正好是曬日光浴的好時機,幾乎所有的動物都出來享受暖陽的洗禮。

你或許會好奇,這個故事和日光浴有什麼關係?不就是鷸蚌相爭的故事嘛!我必須告訴你,如果沒有如此耀眼的暖陽和萬里無雲的好天氣,這個故事就沒有恰當的開頭了。

總之,就在這最適合曬太陽的好日子裡,一隻不為人後的蚌也出來了,其實,老悶在水裡的他早就想出來玩玩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好機會。

玩並不犯錯,任誰都想偶爾輕鬆一下,不過,他犯了一個大錯--他把殼打開了。於是,我們只好說他倒楣了,誰叫這時候天的那一端飛來一隻餓得發慌的鷸鳥呢?

嘴饞的鷸鳥正苦惱的飛著,心想再找不到食物怎麼辦?他是無所謂啦!可還有家人呢!臥病在床的八十老母怎麼辦啊?

才想著,一個大蚌殼就在不遠處呢!鷸鳥興奮的想,我的運氣還真好啊!

他看到蚌,一心只想趕快將他的肉銜起來,帶回家去;也就是說,他的眼裡只有蚌肉,完全忘了蚌殼的存在。

不過,因為蚌正好背對鷸鳥,所以根本沒有看到鷸;再加上他本來就沒什麼危機意識,一放鬆下來,完全忘了要稍微注意一下危險。

直到鷸飛到他面前,一口咬住他的肉……。

「啪!」儘管蚌沒有危機意識,但至少還有一些本能反應,他快速的夾住鷸。

而鷸也太傻了一點,如果他肯夾了蚌的肉就走,蚌可能還來不及反應,可是,他為了把肉從殼上整塊拉起,浪費了一點時間,就被蚌活生生夾住了。

「如果今天不下雨,明天也不下雨,你就會死唷!」鷸咬牙切齒,威脅蚌。

蚌不屑的「哼」了一聲,「你搞不清楚狀況喔?如果我今天不放你走,明天也不放你走,看你還活得成、活不成?

這時,鷸才突然想起,如果蚌不肯放自己走,自己也別想活了。

#  #  #  #

好了,現在先讓我們暫停一下,我想你對兩隻不聰明的動物的爭吵應該不會太感興趣。

我必須告訴你,在鷸肚子餓的時候,也有另外一個人肚子餓得不得了,好奇嗎?我們一起去看看。

#  #  #  #

老王受夠了一天到晚聽老婆的叨唸、也不想再聽到孩子們因肚子餓而哭泣。

他有時會想,世界乾脆停止算了,時間也別繼續走,最好第二天起床他已經在天國享受了;只可惜,他的願望從來沒實現過,每當他應著老婆的吆喝聲起床時,他就知道時間照樣在走,分秒不差的走著,從來沒停過!

捕魚是他從父親那兒接過來的事業,他的父親則是從父親的父親那兒傳過來的,他們世世代代都做這一行。

老王沒抱怨過,可也從沒說過喜歡,反正窮人總是要認命的;他很清楚自己要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但偶爾總會羨慕那些過得比自己好的人。

捕魚對老王來說沒什麼吸引力,就只是維持家計的例行公事而已,天天拿著舊網、乘著破船,早出晚歸,是漁夫的定義,似乎少了這項定義,漁夫就不存在了。

但從來沒有漁夫喜歡這項定義,只不過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規則罷了;因為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這項定義才會存在,不過,也老是有一些人想打破不勞而獲的定義

--老王就是其中一個。

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你,老王今天非常幸運的打破了這項定義。

#  #  #  #

我在想,我應該再帶你們來看看鷸和蚌了,畢竟他們才是主角嘛!

「哼!你真的不怕死喔!

「你還不是一樣?

喔!看來他們還是吵得不可開交啊!

順便告訴你們,老王已經在妻子的三催四請之下出來捕魚了,而他的漁船就剛剛好在鷸蚌附近。

「我告訴你,今天天氣那麼好,明天也一定不會下雨!」鷸越說越激動,「你死定了啦!」

「別那麼囂張!明天到底會不會下雨你怎麼可能料得準?」蚌也不甘示弱,「但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放你走!你穩死了!」

老王在遠處看到了,覺得好奇怪;一隻蚌夾著鷸的嘴,這是什麼「奇景」啊?

更「有趣」的是,兩隻動物都聒噪不已;老王當然聽不懂鷸鳥和蚌的對話,只能聽到鷸鳥憤怒的「呱呱」叫。

「你就乾脆一點嘛!」

「你也是!別再苟延殘喘啦!」看來,鷸和蚌根本還沒察覺老王的到來呢!誰叫他們不夠聰明呢?

看到一隻肥美的大蚌殼和鷸鳥在面前,無論是誰,都會這麼想,要是我把牠們帶回家該有多好啊!

老王也是這麼想的,於是,他慢慢、慢慢的走過去……走過去……。

那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老王衝了過去--他從不知道自己能跑那麼快;當然,鷸鳥也不知道他能跑這麼快,蚌也不知道,他們簡直嚇呆了。

蚌把殼鬆開了,鷸鳥卻忘了逃,只是看著老王跑;老王滿臉的貪婪,他撲了過去!

「刷!」,如果你喜歡看棒球,你一定知道滑壘是什麼樣,就像老王這樣!  

他滑了一跤,乾脆在地上滑行,一手抓住了鷸鳥的腳,一手抓住蚌的殼,把他硬生生合了起來。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你應該也知道了,老王把他們帶去市集賣掉了。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威彥
  • 很棒的文章!!
  • 承諺
  • 我也一樣
  • 宥瑄
  • 大家都寫的好好笑唷!
  • 佑竹
  • 真的是超級好笑的!~
  • 映青
  • 哇!我是第五個!
    大家的都超好笑!
    老師
    我可不可以點菜?
    我好想看佑竹的!!
  • 佑竹
  • 恩~
    護士阿姨是說星期二再回學校~
    醫生說政府好像也有規定~
    看來~
    為了大家著想~
    還是星期二在去上學吧~
    (好像很偉大?)
    這樣就錯過美術課啦!
    好想哭喔!
    很久沒拿筆了!
  • 宣文
  • 大家的故事都好有趣喔!佩服!佩服!我得向你們多多學習呢!
  • 野原詠之助
  • 大家寫的真試有夠MAN的耶,時代的變化,要讓我茂伯下臺了,真是可悪至極啊
  • 恆恩
  • 哀阿~我好像落後了~
    真是的~
    羅映青和劉肥肥都寫的超爆笑~[正在笑]
    數一數~哇~我是第八個
    我也像看許佑竹的
    應該蠻不錯的~
    期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