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某國小去年十二月發生校園體罰案,一名王姓導師疑似叫一年級的李姓學生自己打嘴巴,如果自打嘴巴打得不夠重,老師還會要求重打,導致這名自打嘴巴小一生,已經出現「懼學」症狀。除此,還罵另一個學生白目;學校考績委員會已決議將這名老師記2次申誡;台北市長郝龍斌上午在市議會做專案報告時,就此事表達心痛,他說,自己小學時也被老師打過耳光,所以「知道這傷害有多大」,因此已要求教育局加強就「不適任老師」啟動輔導機制。
 

這是今天聯合報的頭版頭條新聞,任誰看了都是觸目驚心,也是心痛不已。孩子的確是無辜的,老師也不會是故意去蹂躪糟蹋學生,然而,接二連三的體罰事件,我們的教育到底是怎麼了? 

我自己忝為學校的教師,也是孩子的媽媽,自然對這樣的事件有更多的傷痛與不捨,不僅是對當事者孩子,對這些老師,我也有不少憐惜。要明白,這樣的事件,兩造雙方都是受害者,誰都沒有討到便宜,尤其對於受傷害的孩子,更是長遠的惡夢。而老師呢?她絕非蓄意做出這麼可怕的事,但是,卻因為當下的念頭,造成了無法彌補的過失,她對學生的愛,她的奉獻,都被狠狠的掩蓋在這些火山灰下,什麼都不是了,她,難道不是哀莫大於心死? 

孩子大部分的時候都不是天使,而每個人也都有情緒失控的時候,尤其老師面對一大群天之驕子,如何在兵荒馬亂之際,還能有效控制場面,或是耐心包容,這是智慧也是經驗,更多的時候得在教學的範疇提升成就感,不要只感覺自己是個保母。找不到教學價值,挖掘不出孩子的深層表現,看不見孩子的特殊才華,去讚賞,去欣賞,自然容易失落,容易吹毛求疵,容易相互衝突。

帶低年級的老師,課程都集中在早上,面對層出不窮的突發狀況,或是時間急迫的情形,有時一整個早上幾乎都沒能上洗手間,或好好喝杯水,精神狀態繃到極限是常有的事。 

怎麼調適?怎麼應對?如何規劃?如何掌控?都得學習,時刻反省,因為,我們都不是聖人,都會不斷犯錯。 

低年級是我教書至今待過最久的年段,這幾年,教了高年級,常常看著低年級的小毛頭,不禁回想起擔任低年級級任時,和他們奮戰攪和的時光。那時的導師角色,有時跟媽媽沒什麼兩樣,要哄要騙要拐,告訴他、她,想媽媽想哭了,可以來抱抱老師;有時是耐心的保育員,每一樣生活的細節,都要從頭教起,抹布怎麼摺好,兩手如何用力才能擰乾;小小或大大的時候,要如何對準〝茅廁〞不要偏離目標〈相信我,這一定要教,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有時又是手腳俐落的老師,八爪章魚般的將全班的秩序快速就緒,免得教室亂得像菜市場;當然,免不了也要常扮小丑,當個演技生動的演員,將抽象的知識,化為有趣活潑的課程,吸引這些專注力不高的小跳蚤,能夠讓眼睛乖乖看著老師上課。 

也許吧!就讓自己天天都要快樂,時時都能欣賞孩子的無知與天真,才能避免更多的不幸,在校園重複上演。

 

下面一篇文章,是民國90年,有一天代體育老師的課,有感而發寫下來的。也許,可以提供老師們參考,我們怎麼讓孩子喜歡上課,怎麼讓自己當老師當得很有尊嚴。  
 

不穿鞋子的體育課  

 90.3.10  

    體育老師請假,學校央請級任老師自行代課,我欣然接受。

    一上課先問這群一年級的小蘿蔔頭,上個禮拜體育老師上了什麼課程,也許是剛開學的關係,老師還在教他們如何排隊跟做暖身操。光排隊多無聊啊!代課當然要有不一樣的東西,因此我的腦子裡早已先規劃好要怎麼跟他們好好的玩這一節課了!

   學校有一大片的清翠又平坦的草皮,說是一片綠色地毯,可是一點都不為過呢!淡淡的三月天,學校四周開滿各式各樣的花,空氣裡飄來一陣陣迷人的花香;天有點藍,慵懶的太陽彷彿也在召喚著我們,這麼美好的日子,還不走出去大力擁抱,簡直就是對不起老天爺啦!

    帶著孩子們簡單的做了暖身操,我一臉詭異的向他們宣佈:「今天要拖掉鞋子、襪子上體育課!」聽完開始有人歡呼大聲叫好;有人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剛才說的是叫他們脫光衣服上體育課似的。不管如何,在他們還在半信半疑中我早就吆和著往前衝了。

    站在PU跑道上,開始請孩子們脫下鞋襪,然後站到草皮上準備活動。平日非常注意「自身性命安全」的孩子,已經眼尖的大喊:「有紅螞蟻啦!大家小心!」趁大家開始緊張之餘,我將計就計也跟著大喊:「快跑到草皮中間,那裡比較安全,千萬別讓紅螞蟻追上你呀!」群眾的確是盲目的,我一往前衝,所有怕這個草很刺,或是怕那個紅螞蟻會咬人的孩子也都跟上來了。

    哨子一吹:「嗶…..……」,告訴他們,等一下聽到哨子嗶兩聲就要就地停止,而且做一個動作,每一次都要變換不同的姿勢,最好跟別人不一樣。陽光、綠地下穿插著孩子純摰無邪的笑鬧聲,沒有爭端,沒有不滿,有的只是一張張可愛專注的小臉蛋,恍惚間我還以為這就是人世間的「桃花源」呢!配合著心情的步調,我的哨聲也不自主的有忽快忽慢的節奏,孩子的腳步跟上了我的節奏,每一次的即停,孩子的即興動作花招百出,一會兒是展翅的大老鷹,待會兒另一頭又出現小白兔,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好笑動作。後來也許是開竅了,他們開始兩人或三人合作了起來,這時火車出攏了,漂亮的花朵也綻放了‧‧‧,一時間看得我眼花撩亂,目不暇給。可以察覺得出來,他們可是絞盡腦汁想要與眾不同呢!而我的工作就只是給這個摸摸頭說好棒,走到另一個又稱讚他的動作好特別。

    大約十分鐘後,開始要求孩子們用爬的。心裡早就知道一定有一些孩子會哇哇叫,不敢把身子完全趴在草地上,但是詭計多端的我,總是有辦法讓孩子自動卸下心防,拾回動物的本能。班上有幾個孩子一馬當先的匍伏前進,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英勇模樣,馬上就博得我的讚美:「哇塞!大家快看哪!這邊有勇敢的阿兵哥和阿兵姐,老師實在是太佩服他們啦!」語畢,不出一分鐘,滿操場都是不落人後的小戰士了。看到這種情況心裡實在忍不住覺得好笑,因為他們的單純無心機,稍加刺激馬上就奮勇向前,顯得有些「傻不隆冬」的可愛。

    爬著爬著已經非常適應後,我要他們告訴我,泥土是什麼味道?青草聞起來像什麼?有孩子說臭死了像大便;有的則說從來沒聞過這樣的味道,好香呢!我心裡則暗自竊笑想著,才不管他們的感覺是臭是香,我只要他們懷著一顆純淨的心靈,去撫摸孕育千萬生命的大地,去感受大地的脈搏,也許因為如此的貼近,更能關懷大地。

    這一堂課的高潮就在「燒番麥」展開。活動前我只有一個規定,等一下衣服不髒的不能下課,但是如果衣服弄髒了,也絕對不能請媽媽洗,一定要自己把它洗乾淨。

    遊戲的規則是,兩個孩子躺在草地兩手伸直並貼近耳朵,兩人牽手後,開始從這一端滾到另一端,他們要克服的不但有心理層次的〈有人不敢躺下〉,另外還得隨時配合對方的滾動速度。有些組默契其好無比,從頭到尾都能保持一直線,讓後面還沒輪到的人見識到真功夫。有些組則是極端不協調的上路,兩粒頭互相交疊糾纏,最後到達的地點就是邊疆地帶啦!

    孩子都大呼過癮,欲罷不能,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認為草會刺刺的,也忘記其實紅螞蟻也還伺機而動呢!

    最後再回PU跑道時,每個孩子輕快的身子,飛揚的神采,對照先前的害怕、畏縮,猶如天壤之別。我想這一天我們脫掉鞋子上體育課,也許脫掉的不只是鞋子,還有都市孩子那一層心裡的枷鎖吧!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