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母親節竟然是母難日,我承受不住啊!」永遠忘不了宜靜在我懷裡痛哭失聲的一幕…。

每年的母親節,我都忍不住想起學生宜靜的故事,在我們歡祝母親節的時刻,我知道她的心總是淌著血,今年,我把她的故事寫下來,也希望宜靜走出傷痛。

「宜靜,對一個只有國小三年級的孩子來說,當年的意外,真的不是妳的錯啊!

 

喚不回的母愛

「咦?妹妹呢?她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呢?」媽媽站著遠遠大聲的問宜靜。這時,剛剛才跟美玲玩躲貓貓的宜靜,突然回神,「完了,兩歲大的妹妹沒跟著回來?」

宜靜的爸爸在一年前已經不知去向,宜靜和妹妹住在外婆家,外婆和媽媽都要上班賺錢,妹妹不上托兒所的時間,宜靜就要負責照顧她。

媽媽三步併作兩步,十萬火急地走過來又問宜靜:「妹妹在哪裡?妳不是牽著她的手出去的嗎?妹妹呢?她怎麼沒回來?」急促的語氣,臉上的青筋像毒蛇爬滿了她原本慈愛的臉,一時間,宜靜嚇得不知如何回應。突然,藏在心底的另一個魔鬼,用邪惡的口氣唆使宜靜:「騙她,騙她說妹妹就在隔壁阿姨家,然後妳就跑出家門,反正自從有了妹妹,媽媽眼中只有妹妹,幹嘛還留在家裡呢?妳根本就是多餘的!」

媽媽見宜靜什麼都不說,立刻像一頭發狂的母獅子,抓著她,「那種力道如果是用來抱我,那該有多好啊!」宜靜幻想著。宜靜媽媽不知道她的指尖已經掐進了女兒的肉,宜靜驚恐地望著陌生的媽媽,嘴巴緊閉著,被抓的手背已經微滲著血絲,宜靜的頭皮更像是千萬隻螞蟻咬著,無法思考,不知所措。

不知從哪來的勇氣,還是極度心虛,就在媽媽放下宜靜的下一秒,她竟頭也不回的快速的衝出家門。

宜靜越過馬路,跑過商家,直到跑到一個無人的小巷,才慢慢停下腳步,心裡有無限個痛處,卻分不清哪裡最痛了。再也不想憋著,宜靜放聲大哭,讓眼淚不斷湧出,她希望可以回到一早出門的時間,她一定不要隨便答應美玲玩躲貓貓,或者,至少回到剛剛跑出家門前的時刻,誠實地說出妹妹不見的事實,然後和媽媽一起去找妹妹,也不會落到一個人在這裡孤單無助。

「把事情搞成這樣,現在不僅沒臉回去,回去恐怕會被罵得更慘,不知道,有誰能告訴我現在該怎麼辦呢?」宜靜哭著想。

時間滴滴答答流逝,大地一片昏暗,眼前擺著回家坦誠和繼續流浪這兩條路,宜靜努力思考,盡可能比較走這兩條路的優缺點,最後終於決定選擇「坦誠」。也許是跑了一大段路,身體累了,心情也平復了,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失去妹妹,她要回家跟媽媽一起去找妹妹。

沿著回家的路,腳步異常沉重,心跳也漸漸加速,她可以想像媽媽在家會有多著急。「妹妹年紀這麼小,會不會被壞人抓走了?那個不負責任的女兒我,也莫名其妙搞失蹤,媽媽承受的了這雙重打擊嗎?媽媽會先去找誰呢?」已經在這節骨眼,宜靜還是在意媽媽心裡到底有沒有她。

轉到巷子口,離家不遠處,卻聽到救護車遠遠的呼嘯前來,「不會吧!不會是妹妹吧?老天保佑,佛祖慈悲,我不要妹妹發生什麼事啊!」豆大的眼淚開始不聽使喚的滾落,眼前都是妹妹可愛的身影,還有成天膩著宜靜叫姐姐的聲音。

一大群人圍著車禍現場,宜靜感覺自己全身發抖,腦子一片空白,深怕剛剛的預感不幸成真。

「請問是小孩子出車禍嗎?」宜靜站在人群的外圍怯懦緊張地問著。

「不是啦!不是囝仔啦!」一位阿婆好心的回答宜靜。

一顆心頓時鬆了下來,宜靜不想看熱鬧,只想打算趕緊回家看看妹妹回來了沒。就在要繼續往家裡前進時,突然另一股不祥的兆頭像雷般直擊宜靜的腦子,「不是小孩,那會是媽媽嗎?」

也許是母女連心,這麼一想,立即再往回衝進車禍現場,只見警察已經在處理,一旁站著護理人員和一堆路人,「聽說,就從路口發瘋一樣的衝出來,也沒看紅綠燈…

」然後,宜靜看見了妹妹,「妹妹,你怎麼在這裡?」宜靜失控的大叫。

「姊姊,媽媽躺在地上睡覺!」妹妹指著地上已經蓋上白布的屍體。

「媽媽睡覺?我不要媽媽在這裡睡覺!」宜靜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喊著,可是,媽媽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