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測、學測的季節又到了,每一年的此刻,依照家長在意程度,親子氣氛鐵定會有變化,輕者,雲淡風輕,成績好壞隨風而逝,中度症狀者,親子因此心中有了芥蒂,嚴重者,為了選填志願或是科系學校,親子也許不致正面反目成仇,但感情出現嚴重裂痕幾乎是無可避免。
誰不希望孩子能成龍成鳳,特別是東方的父母親,總覺得能為孩子提供一些選擇,避免未來吃苦受罪,天經地義,理直氣壯啊!

可是,孩子真的需要這樣的幫忙嗎?

今年老大盧逸若是沒有在高一休學到美國當交換學生,若是沒有當了交換學生之後,人生有了重大的改變,她就跟她的同學一樣,此時,不是準備申請推甄大學,就是繼續為七月的指考奮戰,而我,也可能跟時下一般家長一樣,心情上上下下跟著起伏吧!
女兒及早為自己的學習,甚至為自己的人生做選擇,當然,這也意味著負責任的開始,當她決定的那一刻,家人只有認可與祝福,因為,這是她的人生。

這樣的決定,也給了我和先生有不同的成長空間,這一年,雖然家有高三生,不同的是,少了眾人的焦慮與對未來的不安,多了親子綿密真摯的關懷,以及如友朋般深度且實際的人生對話,親子一場,至此收穫滿滿且幸福滿盈,身為父母,我們有多感恩、多珍惜女兒的頓悟啊!
以下是女兒為何從交換學生之後,毅然決然放棄台南女中的學業,打工三個月,然後再轉戰美國社大,並計畫兩年後,再繼續申請美國一般大學,完成大學。這一段心理轉折過程,也許值得大家參考。

從牙醫到新聞

Irene Lu(盧逸)寫於 2012年4月19日13:29

曾經我也很可笑的想考牙醫系。若不是十七歲的重大決定,我可能今天還坐在教室裡懊惱學測怎麼會失利,面對指考的書本堆該如何是好。

高一的時候,我成績偏中上算是還可以。或許是我們班數學老師的問題,我的數學成績在一下的時候是全班第一,物理也是全班前幾名,再加上每次社會科都面臨不及格邊緣,所以自然而然的覺得自己應該念三類,應該要繼承爸爸的”醫”缽,考牙醫系。
高一的寒假,我和幾位同學一起報名了北醫牙醫營,因為大家都在那時候參加營隊,而很多台南女中的朋友都參加醫學營或牙醫營,自然而然的就隨波逐流了。

營隊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大家一起上解剖課的時候,我一進到滿是福馬林味道的解剖教室馬上頭暈目眩,甚至跟隊輔說我必須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我是唯一一個出去呼吸新鮮空氣的學員。在聞到這快令我昏倒的氣味,看了無數張血盆大口的照片,我竟然還在回台南之後,告訴爸媽我喜歡牙醫系。我竟然覺得自己喜歡牙醫,我到底是喜歡它的什麼?因為老爸提供的生活?因為考上很光榮?因為考不上醫科所以牙醫變成很受歡迎的alternative?因為成績好的同學都想考牙醫系,我自以為是其中一員?因為一定會有出路?
我不敢承認這一切。我當然要考牙醫系,考上真的超屌的。

經過一年交換學生的文化洗禮,然後是交流機構舉辦的傳承會,最後回到台南女中的二年級教室,我如願以償進入第三類組的班級。兩個禮拜的暑期輔導,國文國文生物生物數學數學物理物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要的。回想起來,如果我真的這麼喜歡牙醫,那從小我應該要對那些爸爸診所裡的瓶瓶罐罐和儀器很有興趣,可是從來沒有。我甚至可以想像兩年後申請牙醫系的自傳該怎麼寫:「因為從小受到爸爸的薰陶,我對牙醫一直都抱有高度的興趣。」然後我知道這是屁話,就像所有想考醫科的人都可以在面試的時候把自己說得像史懷哲一樣(我想要當無國界醫師)。
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專長和興趣在哪,而我也了解這兩者通常有很大的機率不會是相同的。以下是將自己的專長與興趣列表:
專長:彈鋼琴(雖然持續到高一,不過後來就很斷斷續續)、聽別人講心事、數學和物理、作文。
興趣:閱讀、聽音樂、唱歌、彈吉他、思考、看商業週刊和很多八卦雜誌、逛街。
跟我預期的一樣,果真沒有一樣重複,更重要的是,感覺好像我也沒什麼特色,因為,全台灣高中生都有和我一樣的專長或興趣。

於是,我開始回想起最近讓我付出很多,結果是大豐收,到現在還讓我感到快樂的事情–AYUSA傳承會。(http://www.ayusa.org.tw/AYUSA是全球文化交流機構,當初我就是透過此處去當交換學生)
AYUSA傳承會的時候,我在幹嘛?我扮演什麼角色?我做了些什麼?

我在台北AYUSA,和一群剛回來的交換學生,一起籌備傳承會。很幸運的,我被選為第一組主持人,也就是念逐字稿,用中英文介紹AYUSA這個交換機構。除了改稿子,我和一些朋友一起做了powerpoint,然後發現自己其實對海報、平面設計的東西有一點美感和堅持。我發現自己可以化解衝突,很有與人溝通的潛力。那兩個禮拜我每天都很忙碌,但是每天都很充實,很快樂。
稍微歸類一下我對自己的所有發現之後,大眾傳播(mass communication)從我腦海裡蹦了出來 – 於是我去查了政大的大眾傳播學系,發現其實它包括很多種類型的傳播:廣告、電影電視、雜誌、新聞、廣播…等等。對我而言,能夠有一個系包括這麼多的項目,真的很難得!溝通能力(也就是communication!)、音樂、海報、人脈、思考、商業週刊、作文,通通都是大傳系所需要的。原本看來沒什麼關聯的專長和興趣,似乎全都串起來了。雖然我沒有確定自己最喜歡哪樣,但至少大方向出來了,我很確定這就是我的系!
就在那一刻,我突破了一個很大的盲點:沒人規定你 哪科好 或 哪科不好 就該念 哪個類組。

曾經我也想過要念心理系,因為第一,那是三類的系,第二,我喜歡聽別人講心事。(幸好這不是我最終決定,因為到美國後發現大學的心理課程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樣。)雖然我公民考試成績很爛,但我對社會上發生的所有事都很有興趣;我歷史很爛,但是我喜歡聽歷史故事,只不過年代和人名我總是記不起來而已。我數學、物理好,所以也因此曾經想考過物理系。我會算加速度,我動能都聽得懂,但是卻老是覺得物理課很無聊。
上完兩個禮拜的暑輔,我就毅然決然的要轉組了。儘管後來也沒去上學,但這個做決定的過程影響了我後來走的每一步,一直到現在。這不一定是最好的或最值得效法的選系方式,我也還沒成功,但截至目前為止,我很確定自己在做什麼,也很確定自己要什麼。這樣應該就夠了吧?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