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學校,有數理、音樂、美術、體育、語文資優班,提供更多的資源去協助發展有此長才或是天分的孩子,然而,卻獨獨未設「哲思」資優班,讓思想早熟或敏感的孩子有個對話空間。

 

也許你會以為我的腦筋是不是壞了,「思想」哪有所謂的「資優」?

我就說有,不然你來教書,真的會發現有一種孩子,或是我們之中的某些時候,展現出來的聰慧與靈光不在算術,不在美勞,不在語文,不在體育,不在音樂,只在我們捉摸不到的地方,有時像藍天的浮雲,輕盈縹緲;有時像大海的水,汪洋恣肆;有時一團混沌,任何系統式的框架都未能束縛得了。

 

太難了,怎麼丈量出這種天分的數量與高低呢?太抽象了,怎麼告訴別人,這種人是第幾名呢?

 

的確,真的是沒有辦法,所以從來沒有人會想設個特別的教室,讓這樣的一群人,也能有個智者,或者,就稱哲學家,來跟這群幼稚的軀殼卻乘載著沉重的靈魂的孩子,「談談」人情事理,是非善惡,好滋潤已在塵世中日漸枯竭的智慧種子。

 

你說,怪了,「人情事理,是非善惡」還需勞駕「智者」?還需動用「哲學家」?家長我,老師我,長輩我,天天給他小子灌輸、教授外加訓誡,難道還嫌不夠?

 

那一年,有個一年級的孩子,問我:

「為什麼你要我們全班都要把手舉高『小星星,亮晶晶』,我不想啊?」(為了讓孩子全班一致,擔任小一新生的老師,最愛用集體管理思維控制學生)

「為什麼自然課的老師都不讓我們做實驗,我要給他零分」(我請孩子給每一科的老師成績單)

「為什麼老師生氣的時候那麼大聲,我生氣的時候很大聲就不行?」

「為什麼導護老師要在這麼多人面前罵那個大哥哥,如果他是那個大哥哥,他難道不會很想踢導護老師?」

「為什麼要讀書?為什麼要考試?為什麼…為什麼?」

一大堆為什麼,常常在兵荒馬亂中被我打斷,被我遏止,被我支開,被我不耐煩的斥責,我是很忙,可是,其實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追問為什麼?人生真的有那麼複雜嗎?我也不懂啊!

 

如果,一個孩子面對一個數學題目能提出好幾種解題方式,我們會認定他是資優生,可是,對於人生的定律有無數個解答,我們卻說這孩子分明是「找碴」!

 

各種顯而易見的學科資優生,一般的老師或是家長,都知道力有未逮要另請高明來滿足他們的需求,或進一步引領其發展開創新局,獨獨「哲思」資優的孩子,被忽視被打壓,家長、老師或是無知,或是無能為力也不曉得該去哪裡求助?

 

星期六晚上我的新書發表會,來了我的學生一家子。

爸爸感恩的提及我讓孩子在高年級寫「心情小語」,他的孩子在那一方天地裡,寫了不少他們父子間的火爆衝突,暢快的宣洩了少年時期該有的喜怒哀樂,而今國二,功課不成問題的他,卻總是鬱悶不快,班親會鼓起勇氣向導師報告兒子在學校感到鬱悶,沒想到,導師竟答:「我們是綠化做得很好的學校,教室非常通風,而且你孩子的座位正上方還有電風扇在吹,應該不會鬱悶才對。」這麼無厘頭的回答,害爸爸也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這兩天,曾經在眼前來來去去的學生,特別是「思想」早慧的孩子的身影,因為上述事件,讓我又再度思索著,苦惱著。而且,我發現,只要升上了國中,一半以上的國中生都成了「哲思」資優生。

 

怎麼辦?「思想」不是科學,無法量化,誰能了解他們,他們也是資優啊!應該有人要想辦法,不是嗎?否則,成績一流頂尖,卻還是不快樂,他們一定還有沉潛蓄積的能量尚未被挖掘,難不成就這樣算了?

成績很好尚且不快樂,成績不好,要他們快樂,會不會更強人所難?

身為老師,我很汗顏,我們怎會把教育搞成這個樣子,成績好不好都不快樂,我們的教育到底缺了什麼?

就是魏德聖說的吧!我們的教育花太少的時間來尋找自己了!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