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連這麼愛的事情都不能堅持,我還能堅持什麼?



武嶺鐵腚行 - - 挑戰緣由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挑戰行程,時間得拉回去年11月的大陸陽澄湖的單車行。

京騎滬動的車友—余東昇大哥在陽澄湖騎行活動的晚餐,起鬨說明年100年挑戰武嶺,行動派的忠明和靜娟夫婦,馬上查了日期並且訂了下來。當下應該很多車友都是跟著說好玩的,畢竟距離隔年的51日還有半年之久。

其實當時我是認真考慮的,因為,我也想趁這兩年留職停薪,趕緊嚐試上班時間不能完成的大事,不過,我當時其實不那麼確切知道「武嶺」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這一陣子,每逢人家聽聞我要騎車攻武嶺的訊息,知道的人莫不豎起大拇指,或是一臉驚恐,就這樣我才慢慢驚覺,攻武嶺,可能要比我想像中的難很多。


余大哥與淑娥姐夫妻。已經是爺爺和奶奶了,騎車還是一把罩唷!

我出錢,它(單車) 出力!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除了多練了幾趟山路,我也買了一部登山車,因為,坡度太陡,公路車勢必吃力,於是,為了讓自己不那麼辛苦吃力,又買了一部價值不菲的登山車。

騎車幾乎都是為了旅行,所以我不愛為了挑戰而練習騎車,可是,這會兒,迫於現實需要,出發前的一兩個禮拜,連平日我都會刻意上山練習,在平日沒有人煙的山上騎著騎著,竟也騎出心得與樂趣,這也算是武嶺之外的額外收穫吧!

事實證明,車子好壞及特種功能,的確可以克服年紀及體力的弱勢,這也可以提供許多人參考唷!騎車要能持久,除了體力與意志力,不可忽視了車子的重要,而且,自行車乍看只是一些簡單的零組件,似乎不值得花大錢投資,可是,自行車不需吃油,不必繳稅,又很難故障,加上一定能大大提升騎乘的樂趣,延伸旅遊的幸福感…,優點多多族繁不及備載,何樂不為?

 

幕後辛苦的操盤手

要促成一個活動的完美演出,必須有無數事前的準備與沙盤推演。羅漢大哥以及忠明、靜娟夫婦,前者是此次重要精神領袖,以及民生經費支出的主要推手,後者則是大小要事連繫與安排的重要操盤者,因為他們的付出,結果「武嶺鐵腚」真的成行。


 
   羅漢大哥和他的愛妻惠平姐


忠明和靜娟夫妻

武嶺鐵「腚」行

為了不讓人聞之喪膽,雖然現在每年都有一些騎車的團體,舉辦武嶺一天挑戰賽,但,那是真正的職業選手或是玩家做的事,我們並不想這麼做 ( 其實,是也沒這個能力啦!哈哈 ) 因此,我們將一日攻頂改為兩天完成,就像羅漢大哥送給大家的「武嶺鐵腚行」車衣上的一行字:「NO  SPEED LIMITED」,反正結果一樣,就別計較到底花多少時間騎上去啦!

至於,這個「腚」字,應該很多人乍見很疑惑吧!我也不得不佩服這字用得真是太傳神太有創意了,一語雙關,讀音「定」,所以武嶺鐵「腚(定)」行,又是「屁股」的意思,哈哈,騎單車攻武嶺,過程中,誰不想把那磨到發出呻吟聲的屁股割下來,晾在一旁休息一下呢?


騎士們,上路啦! ( 第一天:埔里 → 清境 )

第一天的行程是一早騎完日月潭環潭公路,吃了早餐,中午就到埔里吃中餐。因為早上環潭已經消耗了一些體力,中午吃完飯也沒能休息,其實,我是有些擔心的。

這一段路,今年過年我們家族正好在清境過年,記憶猶新,當時已經知道要攻武嶺,坐在汽車上還特地非常注意整個路況,不看還好,一看,心理開始稍稍緊張,甚至一度懷疑,要騎的真的就是這條路嗎?


剛開始出發,氣勢正旺,還不知道後頭有多辛苦!


一邊是往奧萬大,我要騎的是另一邊,台14甲,往清境





往下看來時路,很有成就感耶!


剛開始上路還是平緩的道路,不過「好日子」過沒多久,我們就被迫面對現實 -- 上坡,無止盡的上坡,爬不完的上坡。

這一天是5/2()因為勞動節補假,所以,還有一些人才從清境度假下山。下山的車子,一輛接一輛得迎面而來,上山的車子則從我們身邊擦身而過,因為爬坡的關係,耳邊總是傳來車子引擎呼呼叫的吼聲,然後,就是一堆廢氣。在我最需要一口氣,一口新鮮的氧氣時,我無奈的被迫只有這樣的空氣可以換氣。

自從開始騎車之後,每當開車從單車騎士旁呼嘯而過,我的心裡總會好生內疚,因為,我不但不能給他一口新鮮的空氣,反而還讓他吸收高高陽起的灰塵,以及汽車排放的廢氣,想想自己騎車時也不喜歡這樣的待遇,就覺得很過意不去。

為了能快速上山擺脫紅塵,大家好像也只能選擇開車,而,台灣因地理環境使然,山勢幾乎都是聳立拔尖,山路蜿蜒陡峭,不多踩兩下油門,哪爬得上去?這麼一來,原就呈現空氣稀薄的山中,假日處處總是瀰漫著氣柴油的惡臭味,興沖沖的想要走入山林,吸收芬多精的都市人,總喜歡一窩蜂的湧到清境,以為可以逃避喧囂,呼吸清新的空氣,沒想到,在我看來,清境已經是全台灣山區景點最不「清靜」之處。

今天已經不是假日,還是難逃汽車上上下下的惡夢,真正的假日可想而知會有多麼可怕。

上山騎車的速度慢得可怕,然而,因為很慢,視線幾乎定格,只好仔仔細細端詳路邊景像,此外,心思卻也彷彿跟時間在糾纏著,多麼希望快點到達終點,結束規律呆板與疲憊的踩踏,卻又驚恐時間一直往前跑著,怎麼都無法留住。



羅漢大哥特地自費請捷安特行社提供補給車,一路只要有問題,都可以得到協助與食物的補給

男生騎士們已經將我和另兩位車友(捷安特的杜琇珍副總以及董事長特助許立忠)遠遠拋在後頭,隨行服務的捷安特補給車(大白),總是適時又貼心的巡守與問候,「需要什麼服務嗎?」「加油!剩下…公里了,就要到達目標囉!」


捷安特的杜琇珍副總,今年已經63歲,卻完全看不出年紀,
騎車的耐力與鬥志,叫人既讚嘆又佩服不已!



捷安特董事長特助許立忠先生,一起挑戰武嶺



我累了,真的感覺疲累!

擔心體力不足,不到緊急關頭不輕言吃點心補充的我,竟然在騎車上山的4個小時之內,塞進了2根香蕉,4個小的七七乳加巧克力,一顆橘子,無數顆小番茄,除此,每遇7-11還進去補充,吃了一杯的綠豆薏仁,一個大的統一布丁。這已經是我今年最恐怖的食量耶!(難怪回來後,發現腰圍粗了,好想打人喔!騎車能減肥真的是神話唷,想減肥的女士們請注意!)

這麼辛苦這麼痛苦時分,會後悔或是想放棄嗎?
也許很多人百思不解,你們這群人幹嘛放著好日子不過,故意找自己麻煩啊?
其實,我也常常這麼問自己。


車友休息時間,練拳再上路


《先知》作者卡里‧紀伯倫 (Kahill Gibran) 曾說:「快樂與悲傷是分不開的」,此刻,我也想借用及稍稍更改他的話語,來解釋對於騎車的堅持。
我覺得「幸福與辛苦是分不開的」,恆久的幸福感覺,大多來自先前痛苦的淬鍊與砥礪,騎車的辛苦,如此刻骨銘心,如此傷筋透骨,於是,記憶裡總被深度的愉悅喜樂及成就所擁抱,大體而言,這樣的幸福也就能久久迴盪於心深處,因此,騎車的人或許更能體會何謂「甘之如飴」吧!

跟著一群車友騎車,落後了,慢了,唯有對團體稍有歉意,否則,我是不介意的。反正「人一己十」,雖然過程時效不一,結果一樣就好。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步調,這是車友們的共識,也是彼此最真心的關懷與體貼。

 

最艱困的時候,我也從未想要放棄,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美麗情懷啊!我踩著,也想著。

「如果,這麼愛的事情都無法堅持,我,這輩子,還有麼事情是可以堅持的?」我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答案。

這一天,傍晚630左右,清境整片山頭已經燃起一盞盞溫暖的燈光,冷空氣不斷竄進我的每個毛孔,視線已接觸到該晚投宿的民宿 -- 豪斯登堡,當啦啦隊忘情的替我們加油吶喊打氣之際,使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奮力騎上陡坡,身體癱軟微微顫顫的我們3位,一樣完成第一階段的「武嶺鐵腚行」-- 埔里「地理中心碑」→ 仁愛鄉 → 清境

的任務。

終於到達民宿,可以好好吃頓飯,睡一覺了!
此刻,覺得自己好厲害,也好幸福!

 


武嶺鐵腚行(四) – 清境到武嶺:

http://www.wretch.cc/blog/readyouandme/12673240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