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記遊   

漫步天津  

        騎車離開北京,我們往天津市挺進,第一站到天津郊區的河西務鎮,到達時才下午兩三點多左右,眼看到了天津,卻不能到市區好好繞繞逛逛,聽聽道地的地方說唱藝術,心裡總有個疙瘩,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因此二話不說,告了假,索幸晚上就不跟大家一起吃飯,叫了車直趨市區。路程大約花了近一個小時,然而這一趟意外的插曲,讓我的「京騎滬動」之旅,又多長了點知識,增添不少趣味。  

        在車上,我努力的回想天津在我的腦海裡,曾經輸入了什麼相關資訊,結果最先跳出來的是它曾經作為護衛京師的畿輔重地,在清朝末年英法聯軍、八國聯軍的陸續侵略中,成了當時抵禦外侮最慘烈也最悲壯的地方。順著這條線索,再回溯清朝歷史,清咸豐十年(1860)英法聯軍後,中英簽訂天津條約,中國被迫開放五口通商,當時除天津外,台灣的淡水港也一併在此事件中開放。  

        雖是歷史事件的造化,但後續的發展,也未必不好,至少能為當時積弱不振的中國,帶來開放互動,也引進了歐洲強國的新視野。走在最熱鬧的天津市區,一定能體驗到,這幾年來,因為改革開放,喊得滿天嘎響的成績。整個天津市區當然不如北京來得氣派,然而放眼熱鬧繁華的街道人潮,以及四處可見的城市更新標語,除此還有無數已經完成使用,或是正在新建的大樓,櫛比鱗次整齊序列的宣告天津市想要擠身世界一流都市的企圖。慢慢走上天津非常有名的解放橋,寬闊結實的鐵橋領著天津揮別夕陽,橋下海河的河水匯集了五大河流,正在為天津提供過人的能量;橋上上下班的市民匆匆走過,忙碌的身影是天津市現代化的主調,然而鐵橋下的步道依然有著悠哉的市民,有人蹓狗,有人跑步,一幅太平盛事的水岸民居圖,赫然就在眼前,這是天津,匆忙的與世界接軌,又一樣保有作為後花園子民的悠閒情趣。 


昨日的絕代風華
- 天津五大道租借地 
 

        除了感受現代天津的進步與繁華,當然也不能錯過重要的歷史遺跡─天津租借區,這可是當年歐洲列強留下的歷史見證。好奇的我,帶著一顆探索的心,想親眼一睹東西文化如何在這塊土地上互相融合。在夕陽即將告別一天之際,來到最有名的五大道,一大片美麗的建築群已在眼前向我招手,我坐上小販提供的馬車,一如當年生活闊綽優渥的外國商人或駐台使節,穿梭在清幽寧靜的小巷弄裡。  

        告別歐洲列強的霸權之後,共產黨來了,專以狠批資產階級為能事的時代,想必租借地必定就像繁華落盡的貴族,家道中落,昔日風光景象不再,喧囂的舞會,高格調的餐宴飯局,成了讓人唏噓的過往雲煙。直到改革開放之後,慢慢回覆了昔日光彩,雖然整修依舊繼續進行著,但是看的出來,這條路還有得走吧!偌大的五大道區,已經修整供遊客參觀的名人故居不少,不過還是有不少傾頹的屋舍,或是顯得殘破的外觀的洋樓,即使如此,從建材或是庭園規劃設計,濃濃的歐洲建築風格,以及講究的工法與施工水平,不難想像當年的絕代丰姿,就是放在今天來看,依然艷冠群芳。  


天津聽戲去
 
 

    「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聽到這一句順口溜,不禁讓人會心一笑,其中的「衛嘴子」,乃因各個朝代都在這裡屯兵,建成設衛,地名就被定為「天津衛」,這「嘴子」言簡易賅,指的就是天津人最愛的說唱藝術。 

         天津,號稱北京的後花園,因為距離最大都市北京最近,歷史上的許多達官貴人莫不以此地為養心散心之處,慢慢的也帶動了不少休閒娛樂,其中的說唱藝術〈包括相聲、快板、天津時調等〉,原來為權貴的消遣,慢慢也衍生成為大批市民日常生活中的娛樂,一路上在我的司機,收音機理播的就是相聲,我好奇的問:「你們平常都聽這個嗎?」,他笑笑的回答:「這個相聲這麼有學問,又逗趣,不聽這個,還聽什麼呀!」。的確,匆匆趕到聽戲的茶館兒,早已座無虛席,只能坐在旁邊了。  

         我不知道哪裡可以聽戲,司機介紹了一間叫名流茶館的戲館兒,他說這間可是老舍夫人等人策劃指點下成立的戲館兒 。環境延襲中國傳統茶館風格,雕樑畫柱,樑上高高懸掛紅色宮燈,濃濃的典雅風蔓延著。進入茶館兒後,一如電影場景看到的影像,氤氳的水氣,揉和著茶香,在空氣中飄散著,戲尚未開演,有人低聲竊語,還也大聲訓斥小孩,彷彿把話當糖含在嘴巴的天津當地話,從這些看戲的大叔大嬸嘴裡說出來,特別有味道呢!接著,為了融入當地的看戲情調,我也依樣話葫蘆,學著當地人,點了一壺茶,兩三盤蜜餞之類的小零食,醞釀看戲的氛圍。當老闆拿著紅色熱水壺,好讓我冲泡茶葉時,看著大大的瓶塞,塞住裏頭鍍銀的壺身,哇!時光彷彿又倒回台灣三、四十年前,懷舊之情當下傾巢而出。 

        第一個節目是單口相聲,一個穿著紅袍馬褂的老先生,看來是經驗相當老到,一口氣就將厚厚的紅樓夢做了重點情節介紹,以賈寶玉與林黛玉兩人的互動為主軸,有寶玉對黛玉的濃濃關愛,有黛玉對寶玉的無限依賴,當然情節高潮處是兩人的相互誤解,讓黛玉簡直痛不欲生,當下說完,台下觀眾莫不報以 熱烈掌聲,回應台上精采絕倫的厲害說書人。只可惜說的快,當場聽得熱血直竄腦門,老先生一句接著一句或是押韻,或是對偶的絕妙好詞,回來後怎麼也記不住,只怪腦袋瓜子不管用,無法分享同好,直叫人連連愕腕。  

        接著的雙口相聲,取材就是生活週遭的趣事,跟台灣的相聲表演比較相近,說學逗唱還加上竹板以及京劇等絕活兒,看得觀眾視線一刻都捨不得離開,嘴巴笑得也合不攏呢!觀看之餘,我好奇的往觀眾席仔細觀察,到底客層 結構如何,計程車司機說的一點都沒錯,年輕人聽周杰倫演唱會都來不及了,誰還來聽這些老掉牙的玩意兒呢?看來天津趕著要追上時代腳步前,原來的文化底韻與藝術,該如何保持美麗的平衡而非殘酷的消長,該是比大建設大躍進還要困難的事呢!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