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溫暖的陽光,對萬物普施恩惠,使萬物都煥發著生命的光采,難怪漢代詩人也不禁要吟出「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這樣叫人振奮的詩句。一年之中當屬春天這個季節最是舒爽,尤其大陸一年四季分明,『京騎滬動』選在春天萬物齊鳴,百花齊放的季節騎車旅行,真是睿智。果不其然,這一路騎過河北、山東、江蘇、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當屬大片綿延不盡翠綠的農作物與農民勞動的身影,至今回想,空氣中飄著的大蒜香味,彷彿還在鼻尖流轉揮之不去呢!這些意象或是實景,對我這個從小出生農家的孩子而言,竟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凡是與農事或農居、農人相關影像,都讓我感到好奇。尤其對農作物一年生長的排序與風情,總有一股說不出的親切,每回只要經過,總免不了要多看幾眼,多瞧幾次,看看這是什麼植物?外型是我熟悉的嗎?生長的速度或時序又是如何?該怎麼栽種才會豐收?…,喔!活脫脫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農家女。  

小麥田間的京騎滬動身影  

    這一路見到最多的農作物就屬小麥,從河北省初相見,一直到停在蒼州鐵獅子的那一次,當大夥兒還在依依不捨跟當地車友及接待官員道別時,我的心早已偷偷飛到一望無際的蒼翠小麥田,綠色的小麥尚未結穗,直勁挺拔的身形,雖不若大樹的壯碩偉岸,但因為一大片就那麼安然自若的在黃土地上一行行排列著,就也讓人一路都捨不得離開它的視線了。這個在中國栽種已經有四千年歷史的經濟作物,透過農民那一雙粗糙長繭的手,再日以繼夜吸收天地靈氣精華,一株株也活靈活現的展現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呢!騎著車近距離的欣賞,不管是陽光照耀的好天氣,或是風兒輕拂的綠波湧浪,偶而騎至手腳痠疼時,不自主的總想要躺在那狀似柔軟的綠床上。一路再往南騎至江蘇省,小麥的顏色已經轉為金黃,麥身也因麥穗的成熟變得豐盈飽足,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亮麗搶眼。大陸的小麥春季播種,當年夏季成熟收穫,一般一年只種一季,我們恰巧趕上這豐盈的一季。  

    好幾次盡責的攝影師在我們之前,或蹲或坐的在田埂上,不辭辛苦,就是想要把麥田的翠綠或金黃的形象,和我們飛馳而過的騎車英姿,交疊揉合在一起。每回打開電腦看到這樣的影像,我的目光總是快速被攫住,從飽滿閃著金黃的稻穗中驚鴻一瞥的神采,亦或青蔥碧綠的麥葉細縫中的修長身影,都充滿了一股不可言喻的幸福感。大地潤澤植物,植物滋養眾生,眾生悠遊植物群中,我們的京騎滬動之旅,霎時間,竟也湧上無窮盡的綠意與滿足。  

    小麥成就了我們的視覺,小麥的製品,也成了我們每天不可或缺的主食。印象中,最普遍的當然是包子之類的食物。在河北省滄州市往山東慶雲縣的路上, 中途休息的飯館門聯特別有趣,寫著「鋼管鐵管無縫管咱開飯館只管酒,遠客近客八方客都是上客別客氣」,看了不禁令人莞爾,腦袋也尋思著,既然是飯館,必定有燒飯之處,而且旁邊還有一堆煤炭呢!四下無人,我鑽進了廚房,果不其然,一對素樸親切的夫妻,手腳麻利的正在擀麵做包子,白白的麵粉,正是小麥的成品,鋁製的大容器裡有不知名的青菜餡料,那大概就是我們每天餐桌上的所謂「主食」之ㄧ囉!廚房上的爐灶已升起火,鍋爐上包子香氣瀰漫著整個空間,這讓我想到小時後過年的情景,雖然家裡蒸籠蒸的是年糕、發糕之類的米食,不過從傳統燒材的爐子裡出來的香氣卻是一個模樣兒,那種味道叫做「幸福」。甚少撞見台灣人的大叔,看我對這些是如此好奇,還熱情的引我去體驗鏟煤燒火,用鏟子將黑得發亮的煤炭,丟進深不可知的長條坑,火苗旺盛的燃著,也讓自己已經面臨撞牆期的心,趕緊再度燃燒。於是裝模做樣擺了幾個姿勢,一方面給自己打氣,另一方面也算是騎行中難得的農家生活體驗囉! 
 

農村風貌  

    騎到河北省時大多經過工廠,醜陋如怪獸般的廠房,經常是冒著烏漆媽黑的髒空氣,視覺加上嗅覺的不舒服,不禁對行程感到些許失望!還好,到了山東省地形地貌開始快速的變化,從泰山一路延伸出來的綠意正無盡的漫開著,路邊的小花野草似乎也也跟著雀躍起來,春天果然總是藏在亂花深處鳥聲中。  

    大陸的農村到底長什麼樣呢?「噗!噗!噗!」一路慢不溜丟,其貌不揚卻先聲奪人的三輪鐵牛車,是農村馬路上的主角,這款車種在我小時候的台灣曾經也是紅極一時,套句現在的話:「很夯呢!」我喜歡觀察開三輪車的大叔的多樣面貌,那是農村人物的一種縮影。有的霸氣十足,在寬闊的大馬路上逆向行駛,一派我行我素,你奈我何的樣子;有的則是樂天知足,見人就冽著嘴笑,上揚的嘴角,眼尾的皺紋,是歲月毫不留情的斑斑斧鑿,黝黑發亮的小麥色皮膚,是陽光如黑色滾筒在村人的身上滾動的痕跡,這些比平均年齡老上十歲的村人,寫盡農人家生活上的磨練與困窘。苦難的年代,無助的子民,只能隨著時間的滾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永無休止的面對未知的每一天。也許已經成了一種慣性,也許已經對生命了然於胸,因此雖然歷盡滄桑,卻不是悲涼沉痛的絕望,在靦腆或是素僕的臉上,還是隱約透露著對生活的知足。這份知足也許來自對浮華世界的一知半解,也或許是看透人世間虛幻無常後的淡然,不管如何,對比這些彷彿從土裡長出來的大地子民,因為受教育,因為害怕勞動,因為選擇的工作,因為太多的複雜成因,我早已經遠離了那曾經熟悉的土地,也告別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單純又十分容易被滿足的日子。我以為我勢必是上帝的寵兒,比他們幸福又幸運許多的人,然而老天爺總是公平的,我得以享有更優質的生活水平,住在更豪華的大房子裡,騎著非一般大陸人能負擔的起的時髦跑車,可是我的生活中卻也一樣充滿挫折,煩憂惱人的雜事一樣也不曾少過。什麼是真正的幸福,迷惑不解成了我一路想要解決的問題,也因此只要得空,我總愛觀察這些大陸人,尤其是農村的人,環境如此,人如何自處?自得?自在?  

     一路騎著,看著,下車和他們搭訕著,從言談中,從行為舉止中,慢慢的觀察就能懂了。我不也曾經是那樣的一群人嗎?孩提時代的山居歲月一一又浮現眼前,那一刻好親切,似乎曾經擁有過的短暫單純的記憶,重重疊疊,慢慢又被拼湊了出樣貌呢!品人,竟然也成了騎車時的流動風景,這真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品味農村的孤獨  

    我喜歡騎車旅行,因為騎車旅行可以喧囂也可以孤獨。喧囂是解放心靈長久的禁錮與鬱悶的靈藥,孤獨則是上天最好的恩澤與寵愛。  

    單車上路,眼前的景物如捲軸般的不間斷的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此刻耳邊也許是車水馬龍,或是同伴相互分享當下的感動與見聞;也或許是靜謐無聲,大夥兒保持靜默,無聲向前疾馳而去,然而不管任何時刻,只需心中的歌聲一響,腦海的機制一關,所有外在流動的聲音影像就能遠遠被隔絕在外,拋到腦後,這是騎乘的另一種想像遊戲。  

    常常,我很喜歡這樣的遊戲,尤其在京騎滬動騎乘中,總是騎行在寬闊筆直的大道上,而大道旁擁有無數分岔的小徑,那如同支流般卻深不見底的林蔭小徑,兩旁一貫的站著挺拔的行道樹,樹木修長的身影投射在小路的黃土地上,孤單的影子沒有人走過或踩踏。無法克制的望著幽深的小路,想著:這盡頭會是哪兒?然而,我的目標在前頭,所有的隊員也已朝著目的地全力挺進,我當然無法任意停歇,一窺神秘小徑,只能保持著前進的速度。此刻的我,總是ㄧ心二用,奮力張開雙眼,輕輕暼過,任思緒在瞬間迅速沒入那深不可知的另一個世界。悶著頭,在一吸一呼一踩一踏間,尋思著,那裡會有炊煙裊裊的農家,成群的雞鴨鹅散落在草叢中,忙著溜搭找尋食物?還是,留著一小撮頭髮的小頑童,忘情的光著屁股追著小狗?而屬於勞動大地的農夫,那擁有一身被太陽親撫,經歲月輾過,雙手早已粗糙的大地子民,正在田裡收成嗎?我深知沒機會了,車身疾馳而過之後,再也無法得知我的臆測與想像是否為真?不過,那又如何?我雖未能探得真相,卻因眼前一一流逝的祕境得到想像,也留住了無數美好的精采畫面。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tim
  • good
    已加入我的最愛
  • 因為用代號,我其實不知道您是誰,不過謝謝你們的分享,這會讓我越寫越起勁唷,喔!好虛榮啊!哈哈

    溫美玉老師 於 2009/07/11 09: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