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 黨 悔 過 書


剛進師專就讀,知青黨部(當年用什麼名稱我已忘了)就會派出許多學長姐對你洗腦:「加入這個很管用的啦!以後到學校教書,校長會看你是不是國民黨唷!」如果是男生他們更直接:「你想上成功嶺輕鬆一點吧!專四想考上預官吧!你…」,當時,全班幾乎毫不遲疑的一頭栽進,完全迷失在權利的慾望中。

    加入之後才發現,這種組織實在無聊透頂,一個個都想退出,證準備退黨之際,竟被選上小組長的職務,形同被迫留下。

二上才開學不久,學校黨部「高層」照往例辦了的小組長訓練。我和另外一個死黨逮住這個機會,異想天開的打著如意算盤:「太好了,一天的公假可以名正言順的不用去上課,老師以為我們在受訓;小組長訓練那邊如果不到,我們就騙老師說我們想在教室上課,所以沒去受訓。」以為天衣無縫,於是兩個好整以暇的翹課到台東海邊,享受了一個難得的假期。

悠哉的走回學校時,就在樓下中庭,竟被全校最「恰」〈兇〉的主辦老師眼尖剛好從三樓往下看,逮個正著,硬是把我們叫到會場。當時,她完全不顧及我們的自尊,當著一大群同學和學長姐的面,眼露凶光狠狠的瞪著我們:「為什麼沒有來參加?」因為已經套好招,所以異口同聲回答:「已經想退黨,所以不想再受訓」沒料到此話一出,馬上遭到雷劈似的怒吼:「什麼?退黨?竟敢說這種話?你們這群公費生,吃的是誰的飯?穿的是誰給的衣服?每學期領的公費又是誰給的?」看到一頭母獅子發火,我們彷彿走到世界末日,腦中一片空白。看我們不答,她又大聲的補充:「這些都是國民黨給的,知道嗎?」天哪!原來國家的錢等於國民黨的錢?!我的心理納悶著。「不知感恩的傢伙,以後怎麼教育下一代,真是可惡至極…」一陣霹哩啪啦連珠砲似的漫罵,把我們這兩個不經世事的毛頭小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嚇得全身發寒,恨不得找洞鑽進去。

一開始,她以不參加重要集會要脅記我們小過。不過她看穿我們年少心慌,於是又裝慈悲叫我們可以寫悔過書抵過,「只要真心懺悔,念在妳們年輕不懂事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究」她不再咆哮的說著。以為得救的我們,過30秒,又重新掉入地獄,因為悔過書至少1000字。不要說1000字,自認沒錯的我連100字都寫不出來!

她是我們的壘球課老師,成績操在她手上,寫還是不寫?徬徨無助之際,轉向不是國民黨的導師求救,他笑著傳授絕招:「1000字?那還不簡單,就寫:『因為我想上課,所以沒參加小組訓練』,我幫妳們拿去影印到1000字呀?」導師語帶諷刺且不滿的指示。年輕氣盛,氣不過老師囂張又羞辱人的跋扈模樣,加上沾了我那位最帶種的同伴的勇氣,抱著玉石俱焚的壯烈心態,真的就瀟灑的影印了10份(當年學校還沒有電腦可使用),每一張紙就寫了10句,不到1000字就恨恨的交上去啦!你猜,最後怎麼了?期末成績單壘球60分,是全班最低的,沒有不及格,我的導師應該也使了一些力吧! 

PS:最近在整理埃及、約旦旅行的資料,加上還要忙著寫閱讀寫作教學的文章,實在有些分身乏術了,但是又希望部落格的文章能更新,所以就PO上一些陳年卻未公開過的作品。這一篇是我在幾年前突然心有所感寫下來的,希望,我的學生不要看到,免得抓我的小辮子不放啊!哈哈    

  

創作者介紹

溫美玉老師「溫氏效應」的部落格

溫美玉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ritayen12
  • 噢?
    被我看到了噢
    頭香搶走啦~~~~
    原來日記作文也可以用影印的欸
    小說也降可以嗎???
    哈哈
    BY:嚴翊瑄
  • 霓
  • 其實老師也有過去的啦~所以有時看到小朋友白目的舉動,會回想到自己過去,也
    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